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香港佐敦附近酒店 >> 正文

【荷塘】婚变(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2013年2月4日,农历腊月二十四,是传统民俗中过小年的日子。按照惯例,腊月二十四这天,是孙浩他们公司发放工资和奖金,吃团年饭的日子。这一天上午九点钟的时候,孙浩满面倦容,才从火车站里出来,就拦下了一辆出租车,马不停蹄地向位于A市B县的安适科技有限公司赶去。

自打孙浩临危受命担任经理一职以来,在全球经济危机的影响下,公司的产销情况每况愈下。特别是今年下半季,更是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公司里每个人都很清楚,别说是正常地生产,光是守住这个烂摊子,也实属不易。设备老化、流动资金不足等问题,是横亘在公司发展道路上的一堵城墙。

虽说孙浩这次出差,可谓是硕果累累,不仅和原来的老客户,重新签订了新一年的产品购销合同,而且收回了公司大部分的应收款。这本是一件值得让人高兴的事情,但是在孙浩的脸上,丝毫找不出一丝笑容。

“钱是要回来了,但这笔钱如何花?花在哪?”这一路上,孙浩不停地追问着自己。

半个小时后,出租车停在了孙浩的公司门口。孙浩刚一下车,就迎面碰上了正要外出办事的公司财务总管张阳(也是孙浩无话不谈的密友)。不等张阳开口,孙浩就急着说:“将这个月的财务报表拿来我看一看,顺便将员工的工资单也拿过来,我签完字后,就发下去。”

“看来这次出差有收获呀!年终奖按一个什么标准发放?底下的员工都开始巴望好多天了!”张阳尾随着孙浩的脚步,轻声地说道。

“我还要看资金的情况再定!”孙浩并没有直接回答张阳的提问,而是直接朝着经理办公室走去。

“孙经理,新年好!”在孙浩打开办公室的一瞬间,秘书小彤立刻兴奋地说道。

“你在我办公室里干什么?”

“我……我没干什么。你走了两天的时间,我只想帮你打扫卫生。”

“那就算了吧,我一会还有事,你先出去,好吗?”

孙浩对小彤的话刚说完,张阳就急匆匆地闯了进来。“不好意思,有急事!”在孙浩暗暗地授意下,张阳对小彤说道。小彤狠狠地瞪了一眼张阳,然后扭着她的水蛇腰走出了经理办公室。

“嘿嘿!孙悟空遇上了蜘蛛精喽!”张阳幸灾乐祸地取笑着孙浩。

“没办法。谁叫她哥是工商局的张局长啊!”孙浩自我解嘲地说,“我要的财务报表呢?”

“给你!最下面的那两张是工资预算表,年终奖的报表,我还没有准备!”言归正题,张阳立刻收起了他标志性的笑容,坐到了办公椅上。

大约三十分钟的时间以后,孙浩放下手中的报表,严肃地直盯着张阳说:“去年你们的年终奖是按照什么标准发放的?”

“行政人员三千元,一线工人两千元,怎么问这个问题?”听张阳这么一说,孙浩微微地闭上双眼,嘴角边不时地发出声响,像是在默默地计算着什么似的。少顷,他睁开双眼,对着张阳说:“我刚才仔细地核算过了,你说奖金的问题,就按照去年的基数发放,不过今年行政人员两千元,一线工人三千元。”

“去年的标准?一线工人的奖金为什么比行政人员多?”张阳的神情显得有点沮丧。

看着张阳有些失望的神情,孙浩马上又说道:“你是希望我把钱都分下去,然后公司宣布倒闭,还是希望我重振旗鼓,再塑辉煌?”

“既然孙浩把话说到这个点子上,想必他已经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要反对的话,只能是做无用功,我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支持他!”张阳暗暗地想。

简短地沉默了过后,张阳忽然站起身来,嬉皮邪脸地说:“你是公司的老大,怎么说都行!我是坚决拥护你的决定的!”

“想通了?”

“看你说的,你我是什么关系?难道我还不支持大哥的决定!”张阳边说边向办公室外走去,就在拉开门的一瞬间,他这才记起关于团年饭的事情,没有像孙浩汇报。

“公司的行政人员今天下午在食堂有个聚餐,孙悟空,要不要通知嫂子?反正时间还来得及。”

“我看还是算了,免得扫了大家的兴致。”此时,孙浩才显露出一脸的疲态,无精打采地瘫坐在办公椅上。看样子,他是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以后,才说出那样的话语。瞧见孙浩是这么个不冷不热的态度,张阳便摇了摇头,悻悻地走出了办公室。

【二】

倒上一杯热茶,点燃一根香烟,就在这种静谧中,孙浩情不自禁回忆起了和小羽初识时的情景。那是在2010年夏天,孙浩大学毕业,由于所学专业的冷僻,毕业已快半年了,工作一直没有着落。要知道在农村,毕业之后闲在家里,做个文不能测字,武不能挑水的庸人,不光自己过不了这个坎,光是邻居的冷嘲热讽,就足以抹杀他做人的积极性。

几天前,孙浩去镇上看望舅伯,舅伯问孙浩:“你的工作有着落了吗?要不,就在本市找一家有实力的企业就业算了。”

“我也想啊!可我没有熟人介绍。”

“什么熟人不熟人的。市里过几天有个大型的招聘会,你可以去看看!”

从舅伯的嘴里得知此条消息后,孙浩下定决定要去试一试。

招聘会的当天,天公不作美,寒风裹挟着雪花,直往领口、袖口里窜,这依然没能挡住求职者们如火的热情。虽说只是市一级的招聘会,但省里的一些知名企业,包括一些外企也纷纷伸出了“求贤”的橄榄枝。

像这次招聘会的规模,据说是近几年来最为盛大的一次。本着专业对口,兼顾照料体弱多病的母亲的前提下,最终,孙浩选择了市安适集团。当他填完用工意向表之后,正转身离开的时候,隔壁一家公司的咨询台前,一个年龄大约在二十二岁左右的姑娘对他说道:“帅哥,能否将你手中的笔借给我用一下?”

“说的是我吗?我可不认识她。”孙浩停下了脚步,自言自语地说道。

“就是你。帅哥!能否将你手中的笔借给我用一下?”她又重复了一遍。

孙浩这才转过身来,表情木纳地把手中的钢笔递给了她,然后傻傻地站在一旁等候着她。大约十分钟之后,她快步地走到孙浩的身边,笑着说:“这么冷的天,让你久等了,我请你喝杯热饮吧!”

“谢谢,等下一次吧!”孙浩当即脸色绯红地说道。

“怎么,还有下一次?”她笑着问,“你怎么知道我们还有下一次的?”

说错话的孙浩只有跟随在她的身后,进了招聘会现场旁边的一家热饮店,刚坐定,热饮店里的服务生马上拿着笔和纸,到了他们的面前。

“一杯红茶。”她轻声地说,“你要喝点什么?”

“红茶。”略显局促的孙浩只是简单地应了一句后。一直等到服务生把两杯红茶端上来时,两个人之间并没有过多地交流。为了打破这难为情的尬尴,她主动和孙浩攀谈起来。

“我是饶羽,你就称呼小羽吧!你呢?”

“我是孙浩,是省工业大学的应届毕业生。”

“我是省科技大学的,我们两个人算得上是邻居哦!”(省工业大学和省科技大学,仅仅只隔了一站路。)小羽笑了笑,又接着说道:“你这次看中的是哪家公司?”

“安适集团。”

“不错的选择哦,安适集团可是我们省里数一数二的大公司!”小羽在一旁羡慕起来。

“还不知道人家看不看得上我呢!一个星期以后才能知道最后的结果。”孙浩喝了一口热气腾腾的红茶后,赶忙应和道。先前的尬尴逐渐被随意的氛围所替代,话说得越来越投机了……

“孙经理,孙经理,午餐吃点什么?人家好去给你准备。”伴随着一阵敲门声,秘书小彤在办公室外轻声地喊着。

“我想休息一下,不吃中饭了。”此时,这个嗲声嗲气的说话声,让孙浩感觉到是那么不舒服,他不得已收住了放牧的思绪,不耐烦地说道。

秘书小彤自感没趣,嘟哝着下了楼,办公室门外才渐渐地安静下来。

腊月的天气,异常寒冷。久坐之后,孙浩不免浑身颤抖起来,他随即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热茶,但丝毫没能驱散身上的寒气,他只好站起身来,跺了跺脚,然后来回地在办公室里踱着步。

“今年回去过年吗?如果不回,我又该去哪里?”孙浩不住地问自己,纠结的样子溢于言表。

三十分钟后,公司里逐渐有了响动。不一会儿,张阳手提着一个饭盒走进了经理办公室。

“我知道你累,所以我没有喊你吃饭,给你随便带了点热的,将就着吃一点吧!”

“没胃口。”孙浩回答。

“怎么了?外面都下雪了,吃一点,身上暖和些!晚饭前,我争取把年终奖的明细做出来,你签字后,我好发放下去。”说罢,张阳把饭盒放到办公桌上后,就快步走出了经理办公室。

一听说下了雪,孙浩顿时来了兴致,连忙跑到窗户边,快速地收拢窗帘,霎时,一片白色的冰雪世界呈现在他的面前。他像定住了似的,半天没有挪动身体。此时,慢条斯理的雪花不断堆积着陈年往事,同时,也将孙浩带回到了那个令他伤心欲绝的时刻。

那是2012年春天,孙浩临危受命,一个星期以后,到安适集团下属的安适科技有限公司任经理一职。当孙浩回到家,把这个好消息说给小羽听时,小羽兴奋得蹦了起来。

“浩浩,集团给了你一个施展才华的平台,你千万不要辜负了领导的期望哦!”

“那你支持不支持我到基层任职?”

小羽微笑着不做声,只知道一个劲地点头。可好景不长,第二天,小羽的母亲就来到孙浩家,才住了一晚上,突然间,小羽对待孙浩的升迁,再也没有以前那么多的欢喜,转而变得沉默了许多。

“小羽,是不是病了?病了就要去看医生,我陪着你去!”很快,孙浩就感觉到了氛围的不同,于是就疑惑地问道。

小羽默不作声,倒还是丈母娘先开了口:“孙浩,你能不能不去基层?”

孙浩看着小羽欲言又止的表情,疑惑地说道:“为什么?才开始小羽也是支持我的!”

“当年,父亲狠心抛下了我们母女二人,究其原因,也是工作变动引起的。如今,我好害怕像我母亲那样孤苦伶仃。”这个时候,小羽终于开口说话了。

“小羽,你忘了我们结婚时的誓词吗?”孙浩吃惊地看着小羽,缓缓地说道。

小羽沉默不语,倒是小羽的母亲在一旁添油加醋地说道:“哪个男人不花心,你要是把他放出去了,到时候你后悔可就晚了!”

“妈,您怎能这么说我呢?我发誓:此生只爱小羽一个人!”

小羽的母亲当即用一种异样的目光注视着孙浩,半天不做声,看样子是在思考着什么问题,良久,才若有所思地说道:“男人是个善变的动物。假若你非要去不可,我看长痛不如短痛,你们俩干脆离婚算了。”

【三】

当天下午两点钟,张阳手拿明细表走进了经理办公室,瞧见孙浩站正在窗子边发着呆,而办公桌上的饭盒纹丝未动,就疑惑地问:“你怎么没吃呀?你在想些什么事情?”

孙浩轻叹一口气,接过张阳的明细表之后,坐在办公桌前认真地看了起来。

“下午的团年饭,真的不请嫂子参加?你说句话,我立马安排司机小许去接嫂子!”张阳又一次地谈及团年饭的话题,目的很明确,就是希望借团年饭的机会,缓和一下两人之间的关系。

“我说过不请她参加,难道你没听见?”

“我上午走神了!”说罢,一把抢过孙浩的手机,拨通了小羽的电话。哪知,连拨三次,都没有人应答。

“我说不必要,你硬是要这样做,我和你嫂子的事情,没你想象得那么简单!”孙浩边说,边在明细表上签字。

“看来,你得跟我嫂子好好地沟通沟通了!”临出办公室的时候,张阳还不忘说上两句。

一个半小时后,公司的后勤人员小张收到了一条来自银行的短信通知,不禁喜笑颜开,自言自语地说道:“您尾号858的账户工资金额9015元,余额9015元。除去两个月的工资,还多了2000元,难道是奖金?今年这么差的形式居然还有奖金,我们的孙经理可真够意思!”不一会儿,整个公司的员工都收到了银行的短信通知,霎时,公司变成了欢乐的海洋。

当天下午六点钟,聚餐正式开始。按照先前的惯例,在就餐以前,是公司的一把手发表新年祝词的时间。“下面请我们的孙大经理讲话!大家欢迎!”张阳第一个站出来,大声地说道。只见孙浩拿着酒杯,走下餐桌,顿了顿声,然后大声地说道:“虚的我就不多说了。我们公司现在面临的困难还不小,比如我公司的产品单一,技术含量小,产品的附加值低,这样的公司在当今是没有任何竞争力的。要改变这种现状,必须引进设备和技术人才,考生们引进?说到底是一个钱的问题。你们是想把钱分了,公司倒闭,还是想公司的业务蒸蒸日上?”

“我们肯定是希望公司的业务蒸蒸日上!”张阳站起来,大声地说道。

在张阳的带动下,公司的管理人员纷纷表示愿意听从孙浩的安排。面对着大家的信任,孙浩长舒一口气。多日来一直困扰着他的资金走向问题,这个时候迎刃而解,他不禁兴奋地酒杯,如释重负地说:“感谢大家的信任,我一定不会不辜负大家的期望。同事们,让我们一起举杯,共同祝愿我们的公司会越办越好!”说罢,他一仰头,干了满满一杯白酒。

癫痫的类型有哪些
癫痫病该怎样治疗
如何治疗原发性癫痫呢

友情链接:

青黄沟木网 | 地暖地砖 | 渭南公司 | 上海挤塑板 | 甲苯硝化 | 男人阴茎正常长度 | 细胞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