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细胞生物 >> 正文

【荷塘】老头儿们的“闲谈会”(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其实,这句话只说了一半,还应该再加上“四个老头能开会”。

我们的住宅区小花园林荫下,春夏秋季晚饭后经常有那么一群老头们聚在一起东聊西侃的。不过这些老头们的闲侃和女人们闲聊不同,没有那种家长里短、锅碗瓢盆之类琐事,也没有那种叽叽喳喳的声音,主导者往往是一两个人,其他人七嘴八舌参与讨论。唠叨的内容广泛,大到天文地理、中外历史,小到身边的奇闻趣事、所见所闻,话题涉及方方面面,天天乐此不疲。在闲谈的过程中,他们大都会和风细雨、谈笑风生;在谈论国内外发生的大事时,往往会情绪激昂、慷慨陈词,宛如一场热烈的研讨会。当然了,侃到热闹处,常常会脸红脖子粗地争论、抬杠,这平心而论的“研讨会”也就开成了激烈争辩的“辩论会”。

这不,昨天就出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风波。

今年天气有点反常,8月中旬气温依然出奇得高,老哥们吃完晚饭后一个个早早地就来到了小木廊里坐下,几个人唠了好大一会这才发现徐师傅还没到。老徐师傅退休前在企业担任了十余年的车间主任,其间还搞了几年的供销工作,因为见多识广,所以他是这个群儿重量级的人物。正议论着,说曹操曹操就到,徐师傅摇着扇子晃晃荡荡地走了过来,“老徐呀,今天你可是迟到了啊,按规矩要罚站啊!”大家争抢着“训斥”他。

谁也没想到,徐师傅一反平日温和的常态,今天的态度竟格外的强硬,“罚,罚谁呀?你们不在家看中央新闻联播,这么早就跑出来闲扯,你们知道不,今天中央台播放了十分重要的消息啊!”

在这个群里老王头是个脑筋转得很快的人,看到徐师傅在卖关子,立刻抢先发声:“我估计不就是闯进洞郎的印度军队首先撤了嘛,还值得你这样大惊小怪?”“我说你有点老年痴呆,你还不服。洞郎那点事,在咱们泱泱大中华面前就不算个事儿。告诉你吧,刚才播了一个重要消息,政治局开会了,建议10月18日召开十九大。”

徐师傅这么一顿贬斥,老王头有点吃不住了,立马反击道:“开多少大能怎样?能请你上主席台?咱们老百姓还不是“三饱一倒”照常过自己小日子?”

出乎老王头意料之外,他的话音刚落,几个老伙伴就群起攻之,一个大声道:“你说这句话我就不爱听,如果社会上贪官嚣张、恶棍横行,我看你那个‘饱’还能顺心?那个‘倒’还能舒服?”另一个向他喊道:“我看你今天是没有吃药吧?大家关心十九大怎么啦?这几年咱们国家发展得多好啊,在国际上老提气了!你没有听到那些年轻人动不动就把‘厉害了,我的国’挂在嘴上?难道你不希望这个好势头继续下去呀?”

被大家一顿批驳,老王头不敢再胡言乱语了,保持沉默了,可徐师傅却来劲了,“不是我说你啊,你哪有一点良心啊,你从企业退休待遇低,老伴一辈子也没有个固定工作,身体状况又不好,前些年你家日子过得多困难啊!去年社区主动给你办了低保,还帮助你儿子找了份保洁工作。这些好事如果放在以前,那不都得托人找门子?你就是提着猪头上供,都找不着庙门啊,好事能轮上你吗?要知道你是这个样子,那年社区号召大家给你捐款,我那二百元钱还不如给大街上要饭的!”

老王头儿心里明白,老哥们儿说话虽然有点刺耳,可是有关自己的事儿却句句说的都是大实话。这几年还真多亏各级政府照顾,才度过了一道道难关,否则还真难“饱”和“倒”了。再说这几年发生在身边实实在在的变化,他比谁体会得都深。就说眼前这小花园吧,五六年前还垃圾成堆,有个死水坑正对着他家的窗户,夏天苍蝇蚊子乱飞臭气冲天,前年区政府根据居民的意见筹集了一大笔款,园林处同志多少个礼拜天都不休息,组织工程队栽树、种草、建凉亭、搭长廊,足足忙了好几个月才有了今天的优美环境……想到这些,他为自己刚说的话深感羞愧,头不由地低了下来……

这时,李大哥的老伴拄着拐杖走了过来,大口喘着气儿喊道:“出来溜达也不记着带电话,有点什么事儿上哪去找你?给你,等一会儿子要来电话了。”正说着,手机响了,李大哥把手机紧贴到耳朵上,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一个劲的“啊啊”,老王头听着就不耐烦了,“你儿子跟你交流秘密情报哪?”李大哥满脸自豪地告诉大家:“别瞎扯,是儿媳妇让我和老伴明天去办出国护照,准备领我们去新马泰旅游啊!”

老王头顺嘴说了一句:“哈哈,是去看人妖去啊!”看着老王头阴阳怪气的样子,李大哥立刻回怼道:“你除了人妖外还知道什么?我看你是不是刚才让大伙儿的一顿训斥,没地方撒气啦!”“行啦!我说什么都不对,装哑巴行不?”老王头瞬间又软了下来。

这时,徐师傅站了起来说道:“大家别偏离了主题啊,你说说咱老百姓哪个不盼着十九大快点召开?谁不盼望着大家都投习主席的票,把这几年实行的好政策都给巩固下去,咱老百姓生活得就会更好,国家就会更加富强了!”

这时,老魏的手机响了,“什么?让我先回家,你干啥呢?啊!啊!我知道了!”大家都知道他全家只有两口人,那条名叫“宝宝”的小狗是一把手,老魏只能屈居第三了,老王头乘机耍笑他一句:“哈哈,老三,你快跪下领旨吧,乖乖地回家刷碗去,要么晚上你老伴肯定让你睡地板哦!”“你都想哪去啦,她们跳广场舞那伙人正在琢磨排练一个庆祝十九大的舞蹈,这是正经事,这事要是搁在你老伴身上,你能不全力以赴支持吗?你们说是不是啊?”说完转身急匆匆地走了。

夜色渐深,大家还七嘴八舌说个不停,徐师傅起身大声宣布:“暂停,别闲侃了,你们不看看都已经几点了,再不走‘海峡两岸’都看不全了,散会!”

刚走两步忙回过头又提醒道:“咱们几个党员可别忘了,明天是义务奉献日,必须早点去社区报到,看看能帮助社区做点什么事,咱们不能只说不练,得用实际行动迎接十九大啊!”沉默好长时间的老王头了,突然发话了,“做好事怎么就成你们党员的专利了呢,我也去凑个数行吗?我可不是图什么名利的,只想给我的大孙子积点德哦!”

……

治疗癫痫费用高吗
脑梗塞病人癫痫怎么治疗
小儿癫痫症状与治疗

友情链接:

青黄沟木网 | 地暖地砖 | 渭南公司 | 上海挤塑板 | 甲苯硝化 | 男人阴茎正常长度 | 细胞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