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细胞生物 >> 正文

【摆渡】悠悠岁月-1(小说节选)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停职

陈清水被停职,一路上他的心里十分憋闷,胸膛里感觉好像压着一块大石头,呼吸都觉得有些不畅。陈清水搞不明白到底错在哪里,十多年来自己无论在哪里工作都是兢兢业业,鞠躬尽瘁,从没有对党的事业敷衍塞责,更没有产生过怀疑。可今天就说了几句与当前形势有些相悖的大实话领导就受不了,咽不下了,给自己撤职处分,太过强权了吧?还有,那些打自己小报告的人,何其阴毒?我陈清水入世以来从没有在背后说过谁的坏话,也没对谁打过棍子,扣过帽子,更没侵犯过谁的利益,可这些人为啥打小报告陷害自己呢?此刻陈清水心乱如麻!

下午三点陈清水回到了公社大院。

肖秘书看到了陈清水有些吃惊,他问:“陈书记,你不是在县里开会吗?会议还没结束你咋提前回来了?出啥事了?”

陈清水苦笑了一下,说:“没啥事,我自身出了点状况提前回来了。肖秘书,你把马社长叫来我有事对他说。我一会儿可能回家,这里的工作就暂且交给马社长处理。”

肖秘书听了陈清水的话感觉不对劲,他用疑惑的眼光看了看陈清水,想问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可张了张口没敢问。

肖秘书很快叫来了马社长,陈清水对马社长说:“老马,我一会儿就要收拾行囊回家了,这里的工作就暂时交给你负责,待不了几天县里会派人过来接替我的工作,我很可能要在家待一段时间了。”

马振山听后吃了一惊,问:“怎么?陈书记,出事了?”

“对,出事了,你们很快会知道结果的。”

马振山看了看陈清水,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他心里很是震惊。陈清水被停职,这是马振山没有想到的结果,尽管他对陈书记一直耿耿于怀,总想找机会儿报复于他,还时不时地向上级打陈清水的小报告,可他并没有打算扳倒陈清水,让上级撤他的职,他只是想给陈清水制造一些麻烦。马振山明白,陈清水没有大错,他是一个一心为民的好干部,在群众当中又享有很高的声誉,口碑很好,撤他的职不近人情,有些过分。

马振山想,这次陈清水受到处分不只是因为自己的小报告,肯定是他在三级干部会议上说错了话,发表了不当言论,得罪了领导,所以才停了他的职务。

陈清水向马振山做了一番交代后回到家里。这时他的妈妈也正好做好了下午饭,老人看到了儿子很是吃惊,她不解地问:“儿子,你不是去县里参加三级干部会议了吗?怎么提前回来了?难道会议提前结束了?”

“没有,是我出了状况提前回来了。”陈清水不打算把自己受处分的事告诉妈妈,他害怕给老人增添心事。可李昌云并不是一般妇女,不好糊弄。她见多识广,看儿子表情已经猜到肯定遇到了不顺心的事,或者是遇到了大麻烦。她不想装糊涂,想把事情搞明白,她郑重地对儿子说:“说吧,当妈的承受得了,你把真相说出来也许我这个当妈的还能给你帮助。”

母亲把话说到这份儿上,陈清水觉得没有必要再把真相隐瞒下去,他打算告诉妈妈。谁知这时儿子皮皮果跑了过来,小家伙踉踉跄跄跑到陈清水面前伸起小手,嘴里喊着:“爸爸抱抱,爸爸抱抱!”

陈清水看到了儿子,两眼一红,他蹲下身子一下把儿子抱在怀里,接着又站起身来把小家伙举过头顶在地上转了几圈,然后又亲了亲儿子的小脸,心里感觉舒服了许多,他转头对母亲说:“妈,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我也不愿意讲,待不了几天曹淑章就开会回来了,他回来肯定会来咱家串门,他会讲的,到那时你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定要等别人说嘛?你自己不好意思讲,是嘛?那肯定不是好事。其实你不说我也猜出个大半,从你的表情上我就看出来了,只是不知道具体情况是什么。”李昌云说。

“我被停职了。”陈清水严肃地说。

李昌云听到这里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她张着大嘴好一阵子都没有合上。她怀疑听错了儿子的话,又走到儿子跟前问:“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陈清水看到母亲诧异的样子低下头来,他停了一会儿说:“从今天开始我就住在家里了,哪里也不去了,也不上班了,我要好好陪着你们过日子,以弥补多年来对家人的欠缺。”

“怎么会被停职呢?你犯什么错误了?不是正干得好好的嘛?怎么说被停职就被停职呢?”李昌云很是不解。

陈清水说:“停职是停职,但我自己认为没犯什么错误,我只是多说了一些话,而且说的都是实话、真话,是为了工作,更是为了老百姓多说的话,可别人认为我说的话违反了政策,触犯了纪律,是犯错,便停了我的职。人家是领导,咱有啥法?只能认罚!”

“你说说是咋回事?”

陈清水便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向母亲诉说了一遍。

李昌云听后说:“你这孩子,亏得你还有文化,你看不清当前形势?举国上下都在发热,你偏偏泼冷水。你还敢公开在县三级干部大会上发表不同意见,你傻呀?你不明白你说的话不合时宜吗?你说这些话能有好果子吃吗?”

“我实话实说,没感觉有什么不对,更不觉得对党不利,结果受到严厉处分。我到现在也不觉得我说的话哪里不合适,我说的就是对的,不信到明年麦收就会大见分晓。”

李昌云说:“你当了多年乡镇、公社一把手,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你不知道吗?你就是个直性子,只认自己的理儿,觉得该说一定说,不分场合,不管轻重,不会玩花样,更不知道伪装,你不吃亏谁吃亏?”

娘俩正说着话,董晓丽从外面回来了。董晓丽一眼看到了丈夫也是大吃一惊。她知道丈夫去县里参加会议还要好几天才能回来,今天突然回家感觉一定是出什么事了,并且还不是小事。董晓丽把工具放到屋门口,然后走过来询问原因,婆婆李昌云便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董晓丽看了看丈夫没有说什么,她知道这当口说什么都不合适,说安慰的话没用,说抱怨的话更不行,不如闭口什么都不讲。董晓丽是个明白人,她知道此刻丈夫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别看表面很平静,无事一般,其实内心里正波澜起伏。丈夫他毕竟在乡镇领导岗位上干了十几年,工作任劳任怨,取得了不少成绩,在老百姓口中有很好的口碑,可今天突然遭到停职,搁谁都接受不了,心里都难受。

陈清水看到妻子什么话都没说,心里更是难受。他知道妻子在想什么。此时他更感到委屈,他真想大喊一声以发泄心中的不平和愤懑。

(原创首发)

颞叶癫痫的好治法
癫痫病会缩短寿命不
癫痫病的一般症状

友情链接:

青黄沟木网 | 地暖地砖 | 渭南公司 | 上海挤塑板 | 甲苯硝化 | 男人阴茎正常长度 | 细胞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