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三峡大学门面转让 >> 正文

【菊韵小说】我没牵住你的手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尹悦悦平生第一次面对那么多记者,有些紧张。听到有人说她是“勇斗劫匪的少女英雄”,她急忙摇头说:“不是,他不是劫匪。”

“他拿着刀?”记者们问。

“那刀是我家的。”尹悦悦解释。

“他拿刀对着你?”

“他还要拿刀扎自己呢?”尹悦悦说这话的时候脑子里浮现出大强把刀尖抵在肚子上的情景,尹悦悦就感觉自己腹部有一块地方冰凉的,似乎那刀不是抵在他身上,而是在自己的身上。

“他真傻,为了一个不爱他的女孩。”尹悦悦在心里跟自己说。尹悦悦忽然有些忧伤,眼睛潮湿了。她似乎忘了正在接受记者们的采访,低下头来,沉浸到自己的心事中。此刻的尹悦悦全不是人们想像中的那样英勇无畏,机智果敢,这让记者们一时找不到感觉,面面相觑。

“难道你就没怕过?”终于,有个女记者想起一个话题。

“咋不怕啊,一开始腿都吓软了。”尹悦悦羞涩地瞥了一眼大家。尹悦悦想起了自己当时的样子:赤裸着身子,手里的毛巾被仅仅挡住了前胸。

妈妈是最先被惊醒的。吵闹声,撕打声从敞开的窗子传进来,感觉很近,似乎就在自己家厨房的阳台上,妈妈一骨碌爬起来。

尹悦悦也醒了,急忙下床,跟在妈妈身后,顺手扯过的一条毛巾被遮着身子。当列车员的爸爸走班了,家里没男人,晚上冲完凉,尹悦悦就没穿衣服。

刚一踏进厨房的门,妈妈和尹悦悦就同时惊叫起来。阳台的窗户上挂着一个黑乎乎的人影。

妈妈扑上前,抓过那扇开着的窗户,拼了全力推过去。咣啷,钢窗和窗框相碰时发出了巨大的响声,横过来的把手别在了窗框上。

窗户没关上。

横别的把手给了那人机会,他一拳击在窗户上。“嘭,哗啦――”玻璃碎片落在瓷砖上的声音清脆刺耳,穿越了黎明时的寂静,更击溃了妈妈和尹悦悦的阻挡。尹悦悦和妈妈惊叫着缩到阳台一隅,眼睁睁地看着那人纵身跳进来。

这是一个大个子,尹悦悦猜测,他应该有一米八还多。他没穿上衣,赤祼的臂膀,皮肤黝黑,肌肉结实,跳窗时动作利落。站定后,他一眼就看见了案板上的一把尖刀,那是昨晚尹悦悦切完西瓜后扔在那的。平时,妈妈总是说她干活不利索,做什么都要留个小尾巴。妈妈叨叨得她都烦了。这会,尹悦悦后悔死了。尹悦悦一只手抓着手巾被,一只手抓着妈妈,紧张地盯着那个人。

那个人一把抓起刀,红红的眼睛扫向尹悦悦和妈妈。尹悦悦知道那刀很快,爸爸前些天刚刚磨的。

妈妈伸出手臂把尹悦悦挡到自己身后,慌慌地喊:“你想要什么?你要什么都行,千万别伤害人。”尹悦悦听见,妈妈的声音都走调了。

“我不要,我什么都不要,我就要宝宝。”那人一边声嘶力竭的叫嚷着,一边挥着刀“梆梆”地往案板上砍。尹悦悦的心随着他手中的刀悬起来又落下去,她感觉自己要站不住了,腿软得跟面条一样。

这时,那个人突然又冲着楼下喊起来:“走开,你们都走开!你们不走,我就杀了她们!”

尹悦悦这才发现楼下有人!

尹悦悦的家在六楼,窗下是一条不太繁华也不太冷清的小街,平时,小街上会有一些推车挑担的小商小贩,也有一些或者是谈恋爱亦或是偷情的男男女女在这搂脖抱腰。可是,这会小街没那么多的风景,只有几个男人,几个长得挺正经,挺壮实的男人。他们有的紧张地往楼上张望着,有的在打电话。

整个小区还没从沉睡中醒来,晨光淡淡的,风也很凉爽,这时的睡眠应该是最香最甜的。可是,自己和妈妈却被从天而降的这个人用刀逼在阳台上。这个人到底要干什么?是打劫吗?那些人是他的同伙还是他的仇敌?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做梦呢?

尹悦悦往自己身上看了看,脸一下子就发烧了。她按在胸前的毛巾被直直地垂成一条,她结实的臀部,修长的腿都露在了外面。她急忙把身上的毛巾被裹得严实些。那个人发现她动弹,暴怒地吼起来:“你们别动,动我就杀了你们。反正,我也不想活了,宝宝不要我了。我没有宝宝了。我袭警了,袭警了,你知道不?警察不会饶了我的。”

他语无伦次,声音已带着哭腔。

“大强,大强,你千万不要做傻事呀!”哭喊声是从隔壁的阳台上传过来的。

尹悦悦从自己站的地方刚好能看到隔壁和她家相连的阳台窗口,有一头白发在晨风中抖动。

“那是你妈?”尹悦悦问。

“你叫大强?”妈妈问。

没用多大会工夫,妈妈和尹悦悦就在大强的哭诉中,弄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原来,大强的女朋友宝宝嫌弃大强家里穷,离开他去了外地。深恋着宝宝的大强接受不了这个现实,跑到朋友家喝酒。两人越喝越多,越聊越伤心,大半夜的又唱又哭,吵扰了邻居。邻居打电话叫来巡警,醉着的大强不知怎么,动手打了巡警,然后,跳窗跑了出来。

“大强,你让我女儿去穿上衣服吧?”妈妈跟这个叫大强的人商量。大强看看尹悦悦,那表情告诉尹悦悦,他一直没发现她是祼着的。

尹悦悦脸羞得通红。她用毛巾被将自己裹严实了,从大强身边蹭过去,跑进自己的屋里换上了晨炼时穿的运动衣。

尹悦悦换好了衣服,没有急着回阳台,而是去了姥姥屋里。姥姥已经起来了,被子叠得板板正正的,衣服也穿得整整齐齐地端坐在床上。姥姥的镇定,一下子就传染给了尹悦悦,她抱抱姥姥。姥姥老年痴呆,智商跟个孩子差不多,可这会,姥姥却好像明白什么似的,拍拍尹悦悦。

从姥姥屋里出来,尹悦悦从容多了。她在饮水机上接了一杯水,端到阳台上,递给大强。大强有些意外地看看她。

“让我妈进屋吧,她岁数也不小了,我留在这,行不?”尹悦悦跟大强商量。

大强看看妈妈,又看看尹悦悦,点点头。

妈妈小心地从大强身边走过去,阳台很窄,大强的刀尖一直指向她们。尹悦悦发现,大强拿刀的手不抖了,刚才她出去的时候,那刀尖一直在颤。

妈妈出了阳台,回头看看尹悦悦。尹悦悦用眼神示意妈妈放心。尹悦悦想只要妈妈离开阳台就好了,妈妈回到房间去,可以往外面打电话,也可以把钥匙从卧室的窗口扔下去。就是妈妈想不到这些,让妈妈远离这把尖刀总是好的。

家里的电话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响了。尹悦悦从来没觉得家里的电话铃声那么响,那么刺耳。

大强一下子就扔了水杯,双手握刀逼向妈妈。

尹悦悦也惊呆了。

电话声执拗地响着。大清早的,会是谁呢?会不会是爸爸?尹悦悦特别希望这个电话是爸爸,他们父女的心是相通的,爸爸一定能在她的话音中,或者看似不经意的一句话中,明白家里出了意外,那样,爸爸就会想办法来救她们。

“接电话!”大强用刀逼着妈妈。

“我接!”尹悦悦一步跳过来,推开妈妈,站在了大强的刀尖下。

“我们是警察,我们知道你家屋里进去了一名歹徒,我们正在想办法攻进你们家,希望你们能配合我们,想办法把你家的房门打开。”电话里的声音很大,尹悦悦相信大强一定跟她一样听得清清楚楚。她想骂那些警察,这样的电话还不如不打来。果然,大强被激怒了,他不再让妈妈回屋,刀尖几乎贴着妈妈的胸口,把妈妈又逼回到阳台上。

小小的阳台,挤着三个人,一把刀。渐渐升起的太阳,又投过来千束万束光芒。光芒在刀尖上做着鬼脸。

妈妈有心脏病,万一犯病可怎么办?尹悦悦伸手挽住了妈妈的手臂,她希望能传递给妈妈一些力量。妈妈握住了她的手。尹悦悦觉出了妈妈手心的潮湿。

“噢――想的念的都是你,全部是你……”王力宏的歌声响起来的时候,尹悦悦一怔。当她明白是大强的手机在响时,大强已经在对着手机哭喊:“宝宝,你在哪?告诉我,你在哪,我去找你。”

一定是人们找到了宝宝,让她来说服大强。可是,尹悦悦有一点担心,这个电话起的作用是安抚还是激惹呢?尹悦悦想猜测这个电话的作用,却不知道怎么鼻子发酸。她扭过头不去看大强的表情,大强的声音还是钻了进来:“宝宝,你不要离开我,你不明白我有多爱你吗?宝宝,你回来吧,我一定一辈子对你好,真的,宝宝,我发誓。”

尹悦悦的眼泪终于没忍住,顺着眼角滚了下来。

这样的话,这样的情感,怎么会跟自己一样呢?当初男朋友决意要跟自己分手的时候,自己不是也曾一遍一遍地跟他说过类似这样的话吗?这样说有用吗?男朋友不是照样一去不回头。

也许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尹悦悦的恐惧感消失了。

楼下的人越聚越多,警察也多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过来了好几辆刷着“有事找警察”大字的面包车,还有几辆黑黑的轿车。几个显然是领导模样的人在指手画脚。

“刘中强,你听着,你已经被包围了。你马上老老实实地走出来,不要负嵎顽抗。负嵎顽抗,只有死路一条。”警察们用一个扩音喇叭开始喊话。喇叭刺耳的声音惊醒了整个小区的早晨。

刘中强,他叫刘中强!

尹悦悦激动地想跟刘中强说什么,可是,刘中强却在她的话还没出口时抱起阳台上的一桶矿泉水从窗口扔了下去。

矿泉水桶落地的声音传上来,让人的心跟着一颤。

尹悦悦相信警察的目的一定是好的,可是,他们采取的行动却让事情朝着相反的目标发展了。刘中强听了警察的喊话,不仅没有老实,反而暴怒起来。

刘中强回过身还想找东西往楼下扔,尹悦悦喝住了他:“你别造害我家的东西!”

尹悦悦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她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胆量,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她紧张地盯着刘中强。刘中强还真被她喝住了。他不再往下扔东西,但却冲着楼下喊:“你们滚开,滚开!再不滚,我就把她扔下去。”

刘中强一把扯过尹悦悦,按在窗口。刘中强手中的刀在尹悦悦的头上晃着,妈妈吓得脸色灰白,顺着墙瘫坐下去。

刘中强松开手的时候,尹悦悦扑过去扶起妈妈。

“妈妈有心脏病,你把她吓犯病了!”尹悦悦对刘中强吼着。

妈妈无力地制止她:“悦悦!”尹悦悦知道妈妈的意思是怕她惹恼了刘中强,可是,尹悦悦发现,刘中强并没有因为她的愤怒而发火,反而有些失措地看着她和妈妈,那模样像个做了什么错事的孩子。

“让我妈回屋休息。”尹悦悦几乎是命令般地说。

刘中强闪开身后的门,让尹悦悦扶着妈妈回屋,他持着刀跟在后面。

尹悦悦把妈妈搀到了姥姥的房间,让妈妈躺到姥姥的床上。

姥姥居然拿来了妈妈的药。

“去,接杯水来。”尹悦悦命令刘中强。

刘中强看看尹悦悦,转身出去,接了杯水,递到尹悦悦手中。

尹悦悦喂妈妈吃了药,一回身看见姥姥盯着刘中强手中的刀,嘴唇直哆嗦。

“让我妈和姥姥在这屋休息吧,我跟你到阳台上去。”尹悦悦往外推刘中强。

刘中强查看了一下屋里,确定屋里没电话,才转身出来,顺手拿起门鼻上的锁头,把门锁上了。

刘中强锁门的时候,尹悦悦离房门很近,她快跑几步,是能够冲出去的。她知道门外就是警察。可是,她没动。

尹悦悦在设想,如果警察冲进来会怎样?刘中强手里有刀,警察有枪。刀枪相见,结果肯定会流血。尹悦悦心里忽然有了一个愿望:不,不能让流血事件发生!我要想办法,制止流血事件!

“你知道你给人的印象是什么吗?”尹悦悦的男朋友曾经这样问过她。问话的时候,男朋友的脸上闪烁着他一惯的迷人微笑。

尹悦悦不知道怎么回答男朋友,更不知道男朋友是为自己的离开做铺垫。

“你太强势,总是想左右他人。”面对尹悦悦的一脸茫然,男朋友举出一些例子:比如,当初,是尹悦悦主动追求的他,比如,自从他们相恋,他吃什么穿什么就都是尹悦悦说了算,还有,尹悦悦强迫他锻炼,尹悦悦逼着他喝奶。总之,他在尹悦悦面前,没有了自我。尹悦悦被男朋友说得目瞪口呆,她想问男朋友,咱们相爱两年,两年里,你去过食堂吗?你洗过衣服吗?她还想说,你每天晚自习喝的那袋奶,本来是妈妈嘱咐自己喝的,为了让悦悦每天的一袋奶得到保障,妈妈在生活费里单加了奶钱。可是,这些话尹悦悦都没说出来,她的眼泪比她的话出来的更早。

尹悦悦成了一个泪人。

尹悦悦爱男朋友,爱得要死。她跟男朋友说:“我改?行吗,我一定改,以后吃什么穿什么都让你说了算,咱们不分手,好不好?”

尹悦悦的眼泪没把男朋友的心泡软,男朋友义无反顾地离开了她。

楼道里传来嘈杂的声音。警察敲门的声音很大。

尹悦悦只是往门口看了看,身子没动。不是她不敢,是她不想。刘中强一步跳到门口,冲着门外喊:“你们不要进来,你们要进来我就先杀死这家的人。”

刘中强喊了好几遍,终于,外面安静下来。

刘中强眼珠子血红,他看看尹悦悦,又扫了一眼姥姥房间的门,几步窜到阳台上。

楼下的人一阵骚动,有辆消防车开进了小街。

“消防梯能上到六楼吗?”刘中强紧张问尹悦悦。尹悦悦摇摇头:“不知道。”

刘中强探出头去,冲楼下喊:“你们不要上来,你们上来,我就杀死她们。这家有三个女人。”

比较常见的癫痫病原因
癫痫病治疗方案
癫痫病抽搐怎么护理

友情链接:

青黄沟木网 | 地暖地砖 | 渭南公司 | 上海挤塑板 | 甲苯硝化 | 男人阴茎正常长度 | 细胞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