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起凡群雄逐鹿技巧 >> 正文

【流年】种地忧伤中的仙(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夏天到了,树上的“知了”叫个不停,已到了收割早稻的季节。仙的十二亩水稻长势喜人。按老人们的眼光预估,每亩可达八百斤左右。能看到这长势,仙还是很高兴的。到了开镰的这一天,仙与明、明的大弟、大弟媳、小弟,五人拿着镰子,充满信心,一个上午就割倒了三亩多地。大弟媳和仙商量,下午把放倒的稻谷收起来,如果像这样割一天,可以割六、七亩,这盛夏的天气说变就变,下起雨来特别快。到时候就来不及收了。仙觉得大弟媳说得有理。连忙对明三弟兄说,下午不割了,开始收起来吧?明没有吱声,明的大弟和小弟说,天气这么好,天上云都没有,不会下雨的。今天割一天,明天再收,后天如果下雨,就整地插秧,不下雨就继续割稻谷。

仙和大弟媳见他们不同意,不可能因此去吵架,只好赌一把了,下午继续割稻子。这一天下来,割了六亩左右,三家各有两亩多地。

这天夜里,仙半夜醒来,听到外面下好大雨的声音,叹了口长气,只好由天去了。次日清早,仙来到屋子旁边的田里一看,只见田里的水已漫田埂了,昨夜的雨真大。看看天色乌云密布,一下子晴不起来。早稻经过雨水一浸,气温又高,下雨的时间长了,即使成熟的稻谷还长在田里,没割也会生芽,这放倒的稻子不用说了,芽子出得会更快。并且,晚稻秧苗,要抢时插下去。过了立秋,再插的秧,是会大减产的。这是农村老人种田的经验。

明三兄弟,真是后悔不已。早饭过后,只好慢慢收起来。如果是天晴,这六亩多田的稻子,一天的时间就可以收到禾场里堆好,再一心一意地插完晚秧后来脱粒。而今,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才收起来,扎成一个一个的稻把子,只能立在田埂上,当太阳出来的时候,一个一个地把穗子拨开,刚把上面的谷粒晒干。这夏天里老天爷的脸说变就变,反复无常。一会儿出太阳,一会儿又下起雨来,这就是催稻谷生芽子的最佳条件。正在田里插秧的仙等五人,每天都要看着老天爷的脸色来做事。太阳出来就把盖在谷把子上的塑料薄膜揭开,等天上的云聚上来,又要去盖薄膜。这样反反复复浪费了很多插秧的黄金时间。由于谷把子在揭盖的过程中,还不时地倒下又扶起,这样越是饱满金黄的谷粒,越容易脱落在田埂上的草丛中,也没有办法扫起来,只好做了别人放养鸭子的好饲料。

这几亩地长势不错的稻子已减产了一半,收回家的稻子都是芽子谷。粮站不收,只好便宜地卖给了喂鸭子的人。等到这几亩田都插完了秧。天气也是作怪,总是不放晴,一天接着一天地猛下着雨。双抢时间不等人,不能错过插秧的季节。明三弟兄因此只好各割各的稻子。仙剩下离家很远是由别人的中稻田改种双晚田,有八亩。仙与明不得不穿着雨衣在水中割把子。这个时候,都在抢时间,有钱人家都请不到人工帮忙收割了。

2

这一年,是1998年的夏季。日夜不停的暴雨,已造成了洪涝灾害,正在抽穗的中稻田已全部被积水淹没,村子里各组都在抢排积水,到处都是机器的轰鸣声。每家每户都要抽一名劳力,一批一批组织轮流去县城长江大堤抗洪抢险。第一批人员中,仙的一家,由明五十岁的父亲上抗洪涝前线。明几弟兄一边收割,到了晚上,就在电视里关注新闻,得知洪峰超过了最高历史记录,真是人心晃晃,仙听隔壁的老爷爷说,当年被洪水淹死的人畜不计其数,还有瘟疫大面积的传染。这次,省军区已派出军队,驻守在长江边上,白昼轮流巡查,不辞辛劳,及时堵住漏洞。如有失职军法不容,中央下命令,不惜一切代价,死保武汉。军民团结一心,人定能胜天。仙也借了这一份勇气和希望,和明穿着用化肥袋子里面的塑料自制成雨衣,像白莲教的装束,穿梭在暴雨齐膝盖的水中抢收割谷。这样,仙与明在恶劣的环境中,割了一个星期的稻子。才割完剩下的八亩田。在最后的一天下午,将割完的稻把子,左右手各提一个,一次又一次的和明将稻把子放到较高的沟界上。尽管组里的机器白天黑夜不停派人轮流地在往外抽排积水,但沟渠里的水高过田里一尺多,水从平时放出水的田口子猛地往田里灌。仙看着天上不停地下着大雨,沟渠里的水已经快漫上沟界了,心里还是有一些恐惧与慌乱。对明说,天快黑了,快把最后几个倒在水田的稻把子扶起来回家吧。刚把这几个扶起,其它的又被雨淋倒了。

仙想,这是扶不完的,抬头一看灰暗的天色,到处都是一片白水。别人的运气好,双晚田地少,早已收割插完秧,只是插好的秧苗全被淹没,他们每天早就吃过晚饭,提心吊胆地在家里看电视,关注洪水的变化。这田野早已成了一片白湖,还能看见一条可以回家的沟界。仙惊恐大声地叫喊着明, 不要扶谷把子了,还是先要命吧,快点跑回家。明听见仙的惊叫,立即从谷把子30多米远的另一端田埂上猛跑过来。明跑在仙的前面,仙顾不上一天的劳累,和明拼命地向回家的方向奔跑。此时的仙,觉得在前面猛跑的明,双腿太短,跑得不够快。仙总感觉自己再跑快一点,就会踩着明的后脚跟,一不小心会摔到田水和水沟里。于是,仙一边气喘吁吁地跑着,一边上气不接下气焦急大声地说,你再跑快点,行不行,离家的路还有500多米远,天色越来越暗,你看着黑色的地方跑,白色的地方都是水,不要一慌神,不知东南西北,跑到沟里去了。这劳累一天的我们,掉到水里,找不到方向,这样的地方和天气是没有人来救的。你要想着家里还有俩个没吃晚饭的小孩子在等着我们。仙想用这种方式,激起明使尽全身之力,加速飞跑前进。仙浑身全然没有一丝疲劳,一边飞跑一边叫加油。就这样一直跑到离路边最近的叔叔家房子旁边喘着粗气歇了下来,一边回头看着伸手已不见五指的雨夜, 对明说,好危险,要是再晚跑一点,路再远一些,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怎么抢稻谷着迷了呢?仙说,实在跑不动了。休息了一会,才借着住户的电灯光亮回到家,开始做晚饭给小孩吃。懂事的女儿说,下着雨的天这么黑,早一点回家。仙说肚子饿了吧,你们要努力地读书,以后不要像我们一样种这可怜的地了,又累,钱也赚不到,过个平凡的生活都这么难。

3

仙洗好澡,看完新闻,叹着气,忧心忡忡地入梦了。天亮醒来,老天仍然不停伤心地哭泣着,这样大的雨是没法整地插秧了。仙吃过早饭,只好坐在家里眼睁睁的看着那雨水猛地打在心上。仙祈祷苍天快快停止恣肆的水不要再往人间奔流,造成自然灾害。仙闷闷不乐无奈地看着那不停的雨水。只见隔壁与仙同齡的翠,打着雨伞走过来。翠问仙,你准备好了没有?问得仙莫名其妙。仙说,这样的天气准备什么,啥事都做不了。翠说,你还迷糊着在过日子,上面的人都不许下面的村子排水,长江大堤快承受不住。这几天,各村组在夜里是偷偷排着积水,要是这几天不排,水早就灌进家门了,这要是决堤,我们跑都来不及了。人们这几天都把自家喂养的鸡杀了吃,死了也做个饱鬼。有的炒了熟米粉做干粮,准备路上逃难时吃。我早已收好了一家人换洗的衣服,其它的都带不动。翠这样说得仙心里七上八下。仙说,我还没有朝这方面想过,这么多年,从来还没有淹过我们这鱼米之乡,产粮大县。即使大堤承受不了,上面会决定把其它低洼之处分洪的。翠说,天要下雨,这样很难说,分洪也是要时间的。仙说,如果是这样,那就是命运了,不过,我还是打算收几件衣服了再说。

次日,雨越来越小了。这样过了三天,轮流几批抗洪抢险的人回来轮换,却不见明的父亲回来。明开始打听,还说要明的大弟去替换,明问组干部,我的父亲啥时候回来?组干部说,听说你的父亲躺在医院里有好几天了。明着急地说,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生病了?组干部说,我已打听到,当时你父亲去的那些人,坐着一辆手扶拖拉机,那开车的人,是车主的哥哥,他又没有学过开车,他壮着胆子第一次开车,一不小心,把车向江里开去了,你父亲和另外一位村民坐在最后,慌忙跳车,腿摔伤了,其他人来不及跳,结果向江里冲去的车被一块大石头堵住,车就没有掉到江里了,这车人算是命大,你的父亲摔得不是很严重,再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不用家属担心照顾,政府有人安排照看。另一名严重一些,不知多久才可回来,明和仙听着,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下来了,明的大弟田少,已插完秧,由他上了抗洪前线。

4

又过了三天,雨终于停了,可以整田了,仙的妹过来问情况,还有多少田没有插完。仙说还有八亩正在耕整。妹说,别人都插完了好几天,现在插的秧,产量会受到很大的影响,有一句话不知该不该说,怕你生气。仙说,有什么话会让我生气?我天天在家里又没有出过门惹过事非。妹说,你这个急性子听了,会生气的,我还是不说为好。仙更加着急地说,你要就不提,这话说了半句又不说了,想急死我?你要是不说,我更急,心里更不安,我做事都没有力气了。妹看见姐着急的样子,只好说,全村的人都在茶馆里说你一家,老少都没有一个会安排事情的,都是些慢性子,才造成现在才整田。仙听了,气得浑身发抖说,不就是运气差了一点,关他们什么事,又没有谁来帮过我,咱困难的日子还不是自己在过,这不是在伤口上撒盐吗?仙委屈的眼泪也流了出来。仙一迈步,本来就疲劳的身体,脚下一滑,重重地摔在地上。仙的精神被打击得坐在地上没有力气爬起来,用手摸着那怎么也擦不干的眼泪,真想躲在没有人的地方痛哭一场,碍于妹说了这句话,不想让她内疚,只好忍着让泪默默地流。妹见姐如此委屈的样子,心痛得流泪后悔不迭反复说着,我不说你听就好了,你没有摔伤吧,我来扶你起来。仙看见妹内疚的样子说,没事的,我自己能起来。妹安慰说,就算他们的秧插得早,也一直被水淹着,也没有生长,没有被淹死就不错了。仙说,你先回去吧,等田整好了,出钱请人插秧,这工钱是省不下来的,插秧的季节已过最佳时机,现在温度又高,工钱会比平时要多,田整好后就请人一天插完。

5

几天后,明的大弟从抗洪抢险的前线回来了,他把抢险的情景讲了一遍:当时那洪峰真是吓人,在加固堤的过程中,附近的土都挖完了,只好用车拉着一袋一袋的豆类食物,填漏洞,挡洪水,好多官兵连夜作战,几天几夜下来,累得晕倒被送往县医院。

夜里,出现险情,发现一个大漏洞,情况万争危急,有决堤的危险,英勇的解放军战士,一个一个地勇敢地跳下去了五六名,堤上慌乱的人们由于没有把上来的人数点清楚,就开始把一袋一袋的豆类食物向漏洞中猛投。在这个过程中,借着手电筒的光,看见水面上突然涌起一片红色的水,大家怀疑水中还有士兵没有上来,就向驻扎部队领导报告,重新清点人数,清点后,少了一名十八的士兵,部队的一名军官很生气,当场把现场指挥的一位县政府官员重重地扇了一巴掌,说,为什么不点清楚人数再投填充物?吓得那官员面如土色,低下头内疚说,对不起,是我指挥失误,请求组织处分。

那军官掏出手枪,向夜空鸣放了三枪,为捐躯护堤英勇的战士送行,这名英雄永远活在人们的心中。接着洪峰一次比一次来得凶猛,眼看着洪水势不可挡。这一决堤,武汉就难保了,那人民的生命财产损失是难以预估。

在这千钓一发的时刻,上级英明决策,立即启动预案,决定分洪的区域,下达命令,在规定的时间内转移人群,按时炸堤分洪。明的大弟接着说,我们这些抢险的人,一起向安全地带飞跑。后面听到巨大的爆炸声,洪水像猛兽一样,转眼间,好多村庄成了一片汪洋。明的大弟说,好危险,那炸堤时,其它地方差点崩溃了,这样的话,我们都没命了。

后来,仙在电视镜头中,也看到了这场面,被分洪的地方,只依稀见到几棵大树的树梢立在水面上晃动着。抗洪救灾终于在军民同心,全国关注与党和政府的英明领导下,战胜了百年未遇的特大洪涝灾害,将损失降到最低处,取得了巨大的胜利,也没有瘟疫发生,接着各地都组织了赈灾捐资活动。

仙想,自己还住在家里,比起已分洪的灾区人民要幸运得多,积极响应上级组织的爱心捐资活动,虽然仙所种的水稻大面积减少,平均亩产不足四百斤,但是也捐了几百斤粮食。再怎么委屈还有生命在。

6

天气放晴了,太阳火辣辣地灸烤着大地。明的父亲伤好回家了。那位伤得严重的村民没有回来,后来那位村民治了几个月,却因祸得福把胃病都治好了。仙把芽子谷晒干,大部分卖给了养鸭的人,交完了各项提留款。打完稻谷的草,每天在炎热的天气下,晒、翻、踩、捆,瘦弱的仙累得汗如雨水。去田里干活的人,每天都看见仙在禾场里干劲冲天,不怕热,踩好了一个大草垛,大半年之内烧火做饭,不用砍柴了。

由于明没有时间用冲担(两头是铁打的像牛角尖的工具)挑回来。没过多久,被一个小孩玩火烧掉,这辛劳就白费了。仙只好从街上的一家米厂,每个星期拉谷壳回来烧着用于煮饭菜。

转眼到了晚稻收割的时候,那稻子才一筷子长,稻穗子是朝天,很少看见弯着腰的穗子。割谷的时候,又遇绵绵小雨,割得仙唉声叹气。收成后,十多亩的晚稻,亩产两百多斤,够一家人一年吃的口粮,那些会种地插秧早的亩产五百斤左右。这一年,中、晚稻大面积减产。

仙把这产量,说给邻居爷爷听。爷爷说,你家明在教书,没时间管理,你的心又急,巴不得一步登天,人又累了,唱的戏不好看,还是不要种这么多了,两季不如人家种一季。湖田离住户远,野外气温低,不适宜种双晚,打不出产量,肥料和人工费都赚不回来,只落得人吃亏,种中稻还强一些,人没有这么辛苦。仙觉得爷爷说得有道理。

晚稻收割后,又辛苦地把打晚稻的草,一遍又遍地翻晒,踩捆起来堆成草垛,再次被玩火的小孩点燃烧掉了。仙真是欲哭无泪,对明说,这把我的信心都烧掉了,再也不想踩草,反正也是白忙活的,你准备每个星期天,去街上粮食加工米厂装谷壳回来煮饭吧。

小儿癫痫可以自愈吗
痫病的症状怎么治疗
是什么原因引起的癫痫病

友情链接:

青黄沟木网 | 地暖地砖 | 渭南公司 | 上海挤塑板 | 甲苯硝化 | 男人阴茎正常长度 | 细胞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