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起凡群雄逐鹿技巧 >> 正文

【荒原】石花(小说·征文)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八月流火的夏季,骄阳将沙滩镀上了一层金色,石花在细细柔柔的沙滩上缓缓走着。远处蔚蓝色的大海染蓝了遥远的天际,近处的海蓝由深变浅化成了一片碧绿,碧波万顷的大海虔诚地涌来一波又一波美丽的浪花,为沙滩妆上晶莹舞动的曲线。涌浪碰上礁石发出轰鸣,浪在这轰鸣声中碎成千万朵璀璨的梨花。石花缓缓走着,她似乎听不见海浪撞击的轰鸣声,任凭浪花弄湿那洁白的裙装,海水一次又一次漫过石花的脚面,冲刷着石花留下的那串清晰脚印。

在石花的身后不远的地方一位男子也走着,手里捧着一束玫瑰,海风吹乱了他浓密的黑发。突然一个浪在石花的身后散开来,那千百颗折射七彩阳光的水珠罩在了石花的身上。那男子紧走两步,融进了那水雾挡在石花的身旁,海水打湿了两人。

“翰林你回去吧。”石花用手抻了抻翰林被海水打湿的衬衣,柔声说但语气却坚定。

“要回,咱们一起回去,你心事重重的在海边,我不放心。”翰林轻轻说,但语气同样的不容置疑。

“我没事的,就想自己走一走。”

“石花,咱们在一起朝夕相处已六年了,你为什么就不能答应我。”

“我已有丈夫和孩子,我已跟你说多次了。”

“可六年了,你没有回过一次家,也没听说你跟你丈夫通过一次信息,这是婚姻嘛。我不管你的过去,我就是爱你。爱你的未来。”

“翰林,不行的,我有我做人的底线。”

沉默的两人坐在海边一块礁石上,只有大海的潮水声永不休止的唰响,那有规律的海浪撞击声,更激起她们心中翻腾的波澜。

“石花咱回去吧。”翰林将远眺大海的目光收回,停在石花沉思的脸上。那目光里有无尽的爱恋,那爱恋可以融化再硬的坚冰,但分明溶化不了和石花相隔的一层薄薄的琉璃。石花坐在礁石上犹如一座艺术大师倾尽心血雕出的美女雕像,清澈深邃的目光凝视着大海,秀目里含着晶莹的泪花,润泽的红唇微闭,娇美的面容透出无法言容的沉静,那沉静里饱含了太多的岁月风霜。

两人默默的站了起来。“翰林,把你的花就送给大海吧。”石花默默地说。

“不,我爱大海,但大海不懂我的爱。”翰林望了望大海,握紧了手中的玫瑰,玫瑰花在烈日和海风的双重折磨下已有些调谢。翰林用手细心的整理好娇艳欲滴的玫瑰,用原装的塑料薄膜重新包好。“我要带回去,插好,我不负这心中的玫瑰,我就不信这玫瑰会负我。”

那也是在八月流火的夏季,天热得人喘不过气来。在乡间的一条土道上一辆马车颠簸着急驶。赶马车的小伙子黑红的脸膛淌着汗水湿透了他的汗衫,小伙子敦厚壮实熟练地驾驭着马车。锦瑟年华如花似玉的石花坐在马车后面,眼里含着泪花透着焦急,怀里抱着她的老父亲。老父亲病了急着要去县医院,从五七干校到县医院有二十几公里的路程。

到了县医院,小伙子背起老画家,挂号、就诊、化验、输液、去卫生间……,小伙子忙前忙后。石花也多亏了小伙子的帮助。看完病,天上已铺满了漫天的晚霞,一抹夕阳悄悄隐入地平线,收起了它那最后一道金辉,小伙子借着月色披着星星,稳稳的将石花父女送回五七干校。

“栓柱哥,谢谢你。”石花轻轻道谢。一句栓柱哥,那栓柱听起来比蜜还甜,比一首歌儿还动听,栓柱没有了疲劳,“迪儿、迪儿、驾呦……。”唱着那驾马的歌儿回了家。

“妈,咱家的枣,能给我一点吗?”栓柱回到家,进门就找妈妈要枣。

“不行,咱家就两颗枣树,结的枣儿,我还想换点钱呢。”妈妈的态度很坚决。

“妈,不是我吃,五七干校的老画家,石老爷子病了。”栓柱望着妈妈的眼睛,孩子在妈妈跟前永远是孩子。

“哦,好像,你说的石老爷子有一个女儿。”栓柱妈妈好像忽然明白了什么,态度立即有了变化。

“妈,瞧你说的,就好像我没骨头似的。”栓柱言不由衷的看着妈妈。

“给你枣,再拿几个鸡蛋,明早,早点送去。”栓柱见妈妈挑好了枣又放上了鸡蛋,用袋子装好。搂着妈妈的脖子亲昵地喊:“妈。”

“去,多大了,快吃饭去。”

石花经常要委托栓柱代买药,而栓柱为干校干完了活就会来看石花。栓柱就爱看石花画画,石花为栓柱画了一副站在马旁的画。栓柱如获至宝,逢人便讲,很快有很多人都知道了这副画。一天一位公子哥模样的人来到了石花家,进屋用手掸了掸凳子坐了下来,张口说道:“父亲安排我来看望石老爷子。”

沉默,沉默得室内空气似乎凝固了。静,静极了,静的人有些窒息。“我想要一副石老爷子的画。”还是那公子哥打破了室内的静。

“我父亲病了这么久,那里还能画画,那里还有画。”年方十九的石花语音不高但却透着拒绝的坚定。

“石花画的,属石老爷子的名也行。”那公子哥也许是颐指气使惯了,完全不顾人品德行。

“栓柱送客。”石老爷子躺在床上,声音微弱,但那语音含着悲壮,在室内环绕着,透出了不屈不饶的钢强。

“你们这样待我,看你们还想不想回省城。”那公子哥在室内环视,贪婪的目光望了望石花的几副习作,将目光停在墩实健壮的栓柱身上凝视了几秒,悻悻走了。

那年的冬天特别寒冷,鹅毛大雪将世界渲染得格外洁净,广阔田野里铺满白霭霭的雪被,树木一改往日干枯的容貌披上了绒绒的雪装,窗棱上挂起了的冰凌,玻璃上幻化着冰花的几何图形。就是风太厉了,它弹响的线缆发出鸣鸣的叫喊,平缓的田野雪被它刮起了波浪,打起了旋转。这满天的雪在石花的眼里,却显着庄严和肃穆,那轻飘飘的雪花却无时不在的增加石花心里的沉重。石花在医院里守着病床上越来越消瘦的父亲,父亲的干咳,声声刺疼石花的心。石花盼着春暖花开,盼着父亲的病好起来。

命运之神没有眷顾石花,石花的父亲终没能好起来,终没能熬过寒冷的冬天,和石花相依为命的老父亲在漫天飘雪的季节走了,永远的离开了人世。

干校里的人陆陆续续的离开了,人越来越少,干校的领导关心石花来了。领导讲,听说石花谈恋爱了,石花要是结婚离开学校,学校可以给一些补助。石花暗暗问自己,我谈恋爱了吗?但石花明白,干校早晚要撤销。

石花嫁给拴柱了,在拴柱亲戚朋友的帮助下拴柱和石花的婚礼热热闹闹的举行了。拴柱娶了一位如花似玉的飘亮新娘成了村里人们永恒的话题。拴柱走在村里,都好象感觉自己长高了一截,拴柱别提有多高兴了,但让拴柱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母亲的脸上并没有应有的笑容。

过了不久石花就怀孕了,怀孕并没有影响石花画画的激情,石花带来的全部嫁妆就是她心爱的画具,石画的心思也在画上。石花在怀孕期间和石花母亲之间基本上还算平静,但在石花生了孩子以后,这婆媳之间的矛盾逐渐公开化了。

拴柱的父亲去世的早,拴柱和母亲过日子,日子虽不富裕但和村里的多数家庭一样,还算过的去。现在添了两口人,生活就紧张了。而石花对画画的热爱是超出一般人想象的,对于石花不出去干农活,拴柱的母亲从不舒服到耿耿于怀逐渐升温。最后导至婆媳撕破脸皮矛盾公开化的原因,还是因为村里的养猪场。养猪场的场长是拴柱的一个远房亲戚,了解拴柱家的情况,正好养猪场扩大要增加人手,有意照顾石花去干。拴柱母亲知道了很高兴,就要石花去养猪场,石花不愿去,拴柱母亲说话越来越不好听,石花就来一个不吭声。

栓柱心里清楚石花从小就跟她父亲学画画,其它什么也不会干,根本不是养猪的材料。可栓柱即劝不了他的母亲,也不愿意劝石花。栓柱赶的马车是村里的,是村里按照合同规定派到五七干校的。有一次栓柱偷着拉一点私活赚了点外块,但是不久就被人举报了,害的栓柱差一点丢了这个饭碗。家里生活的困境使栓柱逐步倾向了母亲,心里有了倾向性,栓柱对石花的语言就不象以前那样和蔼了。

有一天石花背着孩子在画画,孩子在石花的背上睡着了,母亲看不惯就说石花,母亲越说越气拾起一个装颜料的彩碟就往画上摔去,那小塑料蝶还挺顽固没有碎反而弹跳了几下,不仅那画面目全非而且石花的身上也溅了许多颜料点子。当时栓柱正从外面回来,不了解前面的事情,只看见石花拿着画笔指着母亲说:“你、你、你。”栓柱顺手推了石花一把,也许是栓柱用力大了,也许是石花身体太弱了,石花一下子摔倒了,头碰到了凳子上。栓柱当时有点害怕,当他扶起石花见她无大碍,也就没有再理会,那晚石花搂着孩子一直在哭。

俗话说“打开手骂开口”。自从那次开始她们夫妻的感情在降温,栓柱的语言里多了粗暴少了温柔,石花晚上搂着孩子哭,栓柱如同看不见,很少劝更别说关心了。爱情之树一旦没有爱情之水的浇灌,再鲜艳的爱情之花也会枯萎。

石花的情绪低沉,搂着年幼的孩子经常掉泪,而孩子奶奶这时却往往接过去。老人家虽身体不好但对孙子疼爱万分,一刻也离不开。石花始终没有修复那幅未完成的画。有一天完全出乎栓柱的预料,那晚吃完晚饭,石花平静地讲她愿意去养猪场工作。她说话时很冷静,看得出来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栓柱当时也并没有多想,只是愚蠢地认为,石花大概是在压力之下屈服了。石花去养猪场工作了,她早去晚归,在养猪场干的很认真,她从小拿画笔的手默默地干起各种养猪的活,也真是难为她了,她瘦弱的身体干着繁重的体力劳动。栓柱想起老岳父到死也没将石花托付给他,看来老岳父真是有先见之明。而在他和漂亮的石花结婚时,栓柱的母亲也缺少笑容,栓柱当时不理解,现在也理解了。心情压抑的石花搂着孩子睡觉时经常掉泪。但栓柱端着男子汉的臭架子却很少给石花安慰,更不可救要的是栓柱到添了借酒浇愁得坏毛病。那里还有对妻子的疼爱。

这样的日子石花整整隐忍了五年,她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孩子过了五岁的生日,石花有千言万语要跟孩子说,但孩子还不能懂,连着心的孩子谁能离得开。但石花为了孩子和自己的梦毅然地离家出走了。石花不面辞而别,走的坚定。留下了一份她手写的离婚协议书和一封简短的信,信中说不要栓柱去找她,她一旦有钱会给儿子寄抚养费。也许八月和石花命中有缘,石花离家出走也正是一个流火的八月。

八月流火的夏季,烈日炎炎烧烤着、蒸腾着海边飞溅的浪花,但那永不知疲倦的海浪不惧烈日带来了一波又一波自由开放的浪花,那浪花开放得绚烂迷离,为海边的人带来自由的空气和爽人的惬意。海边高大的椰子树遮出了一方阴凉,树下一女子身穿粗布花衣,挽着裤脚,手中拿着画笔,画的是那样的专注,栩栩如生的肖像画从她的笔下不断的流出,被画的人无论多少的留下报酬,心满意足的拿着画像走了。这画像的女子,这画像的小摊,成了这美丽海边一道靓丽的风景。这女子就是身无分文来到这里的石花,靠在海边给人画像渡日。机缘永远属于有准备的人,这海滨城市一家画店的经理在海边偶然看到了石花的人物肖像画,被石花娴熟的画艺惊呆了,从石花维妙维俏的肖像画里,这位经理看出了石花不仅受过高人的指点而且极有天赋。这位在改革开放大潮里的弄潮儿将石花招到了这滨海城市首屈一指的大画店。

石花和翰林在改革大潮的茫茫的人海里,相逢了。翰林毕业于美术学院,画画是他的专业。翰林不仅酷爱画画,而且勤于动脑,对画的装裱也有自己独到的理解,他创造的立体装潢,透影装潢,立体剪纸装潢等深受顾客的欢迎。翰林是这画店的台柱子。

石花来到画店如鱼儿得到了水,有了自由画画一展风姿的舞台,当然为这画店增添了勃勃生机。石花坐堂为顾客画像不仅逼真,而且运用她那高超的画技给顾客在画上化妆,根据不同人的不同气质配画一些饰品突出人物的高雅气质。石花的画像受顾客欢迎如同引来了三月蜜蜂,四月的蝴蝶,使画店里充满了春的绚烂和夏的火热。

这家画店出售一些名画家作品的仿品。其中就有张XX的《荷花图》,久了,有一天石花对经理讲“这幅《荷花图》的解说词有点问题,说这幅画是张XX晚年作品不妥,张XX晚年画荷多以泼墨、泼彩画法为主,而这幅清新秀丽的荷花图应是张XX早年的作品。这幅画实难仿作,作者临摹如此已实属难得,只所以这么久没卖出,可能跟解说不妥有关。”经理采纳了石花的意见并让石花重写一篇解说词。石花即专业又通俗的解说词,帮助这幅画很快卖了出去。这件事令这位经理对石花更是刮目相看,给石花配了一间工作室,安排石花临摹一副张XX的《黄山九龙瀑》,这幅画是是张XX早年的得意之作,仿作起来有相当的难度。但石花丝毫也没有推托,显现出了一种胸有成竹。有些人临摹名画也可以作到临其貌,但能做到临其境的少之又少。而石花自幼始就得到父亲的亲授,加上石花天资聪颖,石花的临摹可以说是仿作,而仿的维妙维肖,以假乱真,在落款上石花将石花仿作注明的清清楚楚,石花逐渐有了名声。

癫痫疾病的治疗技术
山东那家治疗癫痫病强
癫痫造成的常见危害是什么

友情链接:

青黄沟木网 | 地暖地砖 | 渭南公司 | 上海挤塑板 | 甲苯硝化 | 男人阴茎正常长度 | 细胞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