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男人阴茎正常长度 >> 正文

【流年】寻找同学杨红梅(短篇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现在回想起来,如果我细心观察,杨红梅同学的失踪是有些先兆的。比如,在此之前的两三天的时间,杨红梅里里外外把房间好好打扫了一遍,在阳台上晒了柜子里所有的被子,洗了她和我的所有衣服,包括我不知何时塞到床底下的一条精迹斑斑的内裤,而且她没有对我发脾气;比如,她买回来不少的猪肉和蔬菜,刷洗干净,塞满了我家的冰箱;比如,前天晚上我喝酒回来之后,她突然起身去了卫生间,接着我听见哗啦啦的水声,她在半夜里去洗澡,分明对我有着一种什么可能的暗示,可是,我当时却忽略了,倒头便呼呼大睡。现在想起来,她该是多么失望啊。

我这样想着,突然觉得杨红梅是那样的好。而我,这些年多少有些对不住她。自从杨红梅同学嫁给我这七八年以来,我是慢慢地把她忽略了。那时侯我和杨红梅同在电视大学读专科,我学的中文,她学的会计。毕业后,我分到一个机关坐办公室写材料,而杨红梅则到一家工厂作了会计。其实,我和她在上学的时候并不太熟,只是毕业后这两家单位离得很近,我们就经常见面。有时候,我们一块出去吃饭,看个电影,一两年的时间吧,这样吃来吃去,看来看去的,我们就睡到一个床上去了。结婚后,我和杨红梅曾经有过一个孩子,可是,就在孩子五六个月的时候,杨红梅突然意外流产了。从那之后,不管我怎么努力,她就再也怀不上了。这样过了七八年的二人世界,我们逐渐有些疲惫了。杨红梅的厂子两年前倒闭了,她自此失了业。后来找过几个工作,可是都不满意,于是,杨红梅就在家里成了专职太太。而我,还算有个饭碗端着,又因为是干办公室,所以,在外面应酬的多,基本上不在家吃饭了。甚至有些时候,为了工作,我晚上也不回家睡觉,开始的时候,杨红梅还问一下,慢慢地她就麻木了。可是,杨红梅却突然在昨天失踪了。她一声不吭,突然在我眼前消失了,她到哪里去了呢?

我真应该那天和她做爱的。我现在想起来,都吓了一跳。因为,我记得我已经将近一个月没有和她做爱了。最近一两年里,我们做爱的频率大大降低了,五天,十五天,二十五天,算起来,一年的时间,我们大概只有十次左右。怪不得杨红梅要突然失踪了?

杨红梅在的时候我没有觉得出她的重要性,可当她一离开,我突然觉得家里有些空荡荡的,虽然我还不至于太难过,可是我觉得还是把她找回来比较好,到时候她家里给我要人,我怎么办呢。于是,我决定出去寻找杨红梅。无论她在哪里,我都要把她找回来。昨天晚上,整整一夜,她没有回来,我打了无数次杨红梅的小灵通,可是每次都是服务台提示暂时无法接通。今天上午,我试探着给她老家打电话,是那个老太太接的。我装作陌生人的声音说,喂,请问杨红梅在家吗?老太太警惕地说,你是谁?我拿腔捏调地说,阿姨,我是她一个同学,你忘了?我还去过您家呢?老太太马上放松了警惕,说,你是小王吧(八)?红梅没有上这里来呀。我仿佛看见老太太噘着小嘴,笑出了皱纹,我心里想,我还是老王八呢!我急忙挂了电话,心里有一丝焦急。我想了半天,又给她平时要好的一个朋友刘乐打了个电话,她的这个朋友也下岗在家,经常喊她去逛商店。可刘乐说,我可是没有见你们家红梅呀,该不是和别人私奔了吧?刘乐还和我开玩笑,她大概不相信我告诉她杨红梅失踪的事。我心里说,操,还好姐妹,什么吊姐妹呢,幸灾乐祸的。

我放下电话,吸了一支烟。我想,杨红梅倒底能去哪里呢?我心里有一种落寞,可也有一点压抑不住的兴奋。我平时喜欢看《福尔摩斯探案》之类的推理小说,我觉得杨红梅的这次失踪是有预谋的。也就是说,严格说来,她不应该算是失踪,顶多只能叫离家出走。既然这样,她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也许她借此机会她出去旅游一圈子呢。所以,这更像是一个游戏。一个小孩子玩的猫捉老鼠的游戏。想到这里,我心里竟然有了一丝兴奋了,就像我们平淡的生活里突然吹来了一阵新鲜的空气一样。

我先是把家里的东西翻箱倒柜地找了一遍,结果发现以下线索。书房的抽屉里有杨红梅的一个电话号码簿,在这个本子的最后面一页,有一个0539-4808104的电话号码,这个电话号码用红笔画了一下,旁边有一个人的名字,只写了一个梁字。拿着电话号码本,我想了半天,我突然想起来,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同学叫梁天民。这个梁天民以前曾经追求过杨红梅,难道她们又旧情复燃了?我拿着手机,打算拨过去问问,可是我又停止了。我觉得我还是不要打草惊蛇,要是杨红梅真在他那里,他肯定不会告诉我的。我记下这个号码,又打开电脑,登陆了杨红梅的QQ,杨红梅在网上经常聊天,她不会是去见网友了吧。我用杨红梅的生日做密码,一下子就登陆上了。刚上线,几个动漫头像就滴滴滴滴地想起来。我打开看了,一个叫孤独老色狼的和她聊天最多,这个老色狼真是个老色狼,他说的话让我看了肉麻得一阵一阵地起鸡皮疙瘩,奶奶的,让我抓住看我不撕了他!竟然敢调戏我马约的老婆!但这个老色狼在上面留言找她,我可以排除杨红梅同学并没有去见这个老色狼。还有一个叫半夜鸡叫的,给我老婆发了些色情图片,让我看得恶心,我于是点右键把这两个家伙删除了。这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叫浪漫男人的家伙,给我老婆在QQ上留了一个手机号码是13954994490,而且还有一个电话号码0539-2169400。0539是哪里的?我觉得这个区号很面熟,于是掏出手机来查了一下,这正是梁天民那里的区号。木城市的区号。妈的!果然是这样!梁天民小子太不仗义了!

我突然决定搭车到木城去,去寻找同学杨红梅。

去之前,我给单位打了个电话,我用毛巾堵着鼻子对领导说我病了,需要请两天假休息一下。领导迟疑了一下,说,好吧,马约,反正单位里也不是太忙,你就在家好好养病吧。挂了电话,我高兴得跳了起来,我还没有见领导这么痛快地答应过我这样请假,今天真是感谢主啊。其实,木城对我来说,早就是一个浪漫而充满诱惑的地方,因为,我有一个秘密,那就是我的初恋情人周苗苗现在就在木城工作,而且我大学时代的一个死党刘刚也在木城,听说现在成了老板,拥有几百万的资产了,几年不见,我要去好好宰他一下了。

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旅行包,还专门去美发店干洗了一下头,刮了刮胡子,我看见镜子里的马约简直要酷毙了。我把胳膊弯上去,做了一个健美的动作,我看见肌肉像两只小老鼠在我的胳膊上跑来跑去的,惹得洗头的小姐上来问我要不要服务,可以半价优惠的。

我看着小姐的长满了雀斑的脸蛋,轻轻地摇了摇头,眼睛里充满了不屑。然后,我打车来到车站,左右瞧瞧没有人,在一家保健品店里买了两粒伟哥和一打安全套,把它们塞进我箱包的夹层里,随着人流登上了开往木城的火车。在这之前,我给刘刚打了电话,晚上的火车第二天凌晨4:00到站,我让他开车去接我。刘刚听说我去,也骂了一声操!说,马约,你小子早该来看看你的兄弟了。你兄弟早已经今非昔比了。我心里说,你等着,有你小子拽的。

火车开动的时候,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我一看来电显示,是杨红梅同学的好朋友刘乐的。刘乐大概觉出来我不是和她开玩笑了,她在电话里问,马约,你们家杨红梅真的失踪了吗?你赶快报警吧?我哈哈一笑,说,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我这就亲自把她找回来去。

昏昏沉沉地睡了一觉,睁开眼一看,火车正好到了木城站。我急忙抓起行李下车,刚迈下车门,火车就发动了。我站在站台上,跺了跺发麻的脚,顺便伸了个懒腰。这还是我第一次到木城来。走出出站口,我看到站外的大街上一片灯火。木城是个不小的城市,所以这个时候大街上还有不少彻夜狂欢的人。一群的士司机围上来,争抢着让我上他们的车,我摆脱开他们,接着就被几个穿着暴露的姑娘围住了。一个个让我去住她们的旅店,并告诉我有特殊的服务。我嘿嘿地笑,问,怎样特殊的服务?她们就撒起娇来,说,先生坏哩。这时候,我的后肩突然被拍了一下,一个家伙伸过手来抱我,我扭头一看,原来是刘刚。我看到他一下子就兴奋起来,啪的一拳敲在他的肩窝上,说,操,你小子腐败了啊。刘刚以前的时候并不胖,可是现在站在我眼前的刘刚已经成了一个胖子,肥沃的大肚子凸了出来,脸上挂着成功男人的微笑。刘刚说,你小子倒没变,还是那个熊样啊。我们接着哈哈大笑。

坐上刘刚的车,我们往城里开去。这时候天色已经开始亮了起来,刘刚说,我们先去吃点早点,然后你去睡上一觉,下午我们出去唱歌。

到宾馆里洗了个澡,我躺在宽大的席梦思床上,好好睡了一觉。我做了一个好梦,我梦见我和刘刚在天上的宫殿里穿行,周围是周苗苗以及另外一些不认识的美女,她们都赤身裸体,冲我招手。是一阵敲门声把我吵醒的,服务员推开门告诉我刘先生在大厅里等我,让我下去。我睁开眼,想掏出手机来看一下时间,可是我怎么也找不到我的手机了。妈的!怎么回事?我忽然想起来,我把手机掉在火车上了。该死!我的心情一下子有些沮丧,我穿上衣服来到大厅,刘刚已经在大厅了等我了。他旁边还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看样子是他的秘书。看我走过来,女孩冲我笑了一下,和我握手,自我介绍说,她叫小于,是刘总的秘书。这个女孩子穿着超短裙,笑起来脸上两个小酒窝,仿佛在流淌着醉人的美酒。我的心情一下子爽朗起来。刘刚对我说,走吧。我们去娱乐一下。

到了包间,又有两个小姐上来,坐在我们腿上陪我们喝了两杯。接着是唱歌,跳舞,其中小于和我跳了一次,她突起的乳峰抵在我的胸口,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刘刚喜欢唱歌,那时侯上学他就整天在教室里吆喝,而我,本来五音不全的,可是受刘刚的影响,今天也放开喉咙,喊了一阵子。我完全放开了,唱了歌又搂着小姐们跳舞,真他妈舒服。我看着刘刚熟练的架势,觉得很是自卑,这小子恐怕经常享受这样的待遇吧?我们都是裤裆里挂着一串东西的男人,可是这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唱完歌我们就去洗澡。这是个星级娱乐中心,各种服务一条龙。走进桑拿房间,早有个几乎全裸的小姐招呼着我们进去。洗了一会,小姐就上来按摩,小姐年轻漂亮,骑在我的身上用乳房给我推拿,我再也控制不住了,一翻身,把小姐压在了下面。

我出来的时候,刘刚已经坐在大厅里吸烟了。小于恭恭敬敬地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看着我笑。我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刘刚坏笑着看我,我窘迫得真想找个缝隙钻进去。刘刚说,马约,怎么样?还尽兴吧?我骂了一句,说,操,你小子少拉我下水。刘刚哈哈大笑起来。

晚上的时候,我们又出去喝咖啡,然后吃消夜,唱歌。一直折腾到凌晨,我才回到宾馆里躺下。这天晚上我又做了一个梦,又梦见周苗苗和我在床上做爱。而我的老婆杨红梅同学就站在床边冷冷地看我们,我一下子就不行了。醒了后,我突然想起来我这次来这里并不是旅游的,我是来寻找同学杨红梅的。我想,杨红梅现在在干什么呢?她也在和梁天民在床上鬼混吗?我一定要找到她,把奸夫淫妇捉在床上。

我和刘刚坐在宾馆的大厅里喝茶,我说,刘刚,我这次来木城是来寻找杨红梅的。刘刚先是看了看我,然后突然楞住了,他说,马约,你没有搞错吧。杨红梅怎么了?杨红梅不是成了你老婆吗?怎么能在木城呢?我说,杨红梅失踪了。刘刚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他用虚空的手指指着我面前的空气说,马约,你个臭小子,还是以前那样幽默。笑了一阵,他看我一言不发地看着他,就说,真的吗。杨红梅失踪了?我喝口茶,说,确切地说,杨红梅同学是离家出走了。刘刚停了一会,说,那你怎么肯定他在木城呢?我说,刘刚,你还记得那个叫梁天民的小子吗?我老婆杨红梅现在可能就和他在一起。刘刚看了我一会,把烟屁股扔了,说,马约,没想到你小子还这么钟情。好,只要杨红梅在木城,我就能给你把她找出来!你先把这个事放一放,我们哥们好几年不见了,我们一起搞个同学聚会好不好?先喝他个天翻地覆再说。说完了,刘刚又冲我眨眼,神秘地说,我可以把周苗苗请到的。我一听,心里马上激动起来,我仿佛看见我和周苗苗已经拥抱在一起了。

大眼泡王涛、诗人张宾、美女黄鹂,很快就到了。他们看见我纷纷过来和我拥抱,互相拍打,啪啪啪啪地落在肉上,弄得生疼。他们一个说我胖了,一个又说我瘦了,让我自己也搞不清到底胖还是瘦了。这些在木城混的哥们姐们,几年不见,一个个都变化了不少,大眼泡的眼睛好象更大了,他现在在木城歌舞团当舞蹈老师,刘刚说他的眼睛是看美女看大的。而诗人张宾好象更瘦了,他依然在写诗,他手里拿着一本他写的诗集递给我,让我羡慕得真想打他一拳。只是听刘刚说,我们的诗人现在也开始吃荤食了(他以前只吃素食,是个人道主义者),并且也学会了找小姐,今天见到他,真让我刮目相看了。正互相拍打着,刘刚忽然鼓起掌来,大家一起看门口。这时候,我们就看见周苗苗婷婷娜娜地走了进来,我张着嘴,弓着腰,眼睛都要看直了。几年不见,周苗苗出落得更加成熟和漂亮了,这就是我日夜思念的周苗苗吗?当年我们爱得死去活来,可惜毕业分配时没能到一个地方,只好劳燕双飞了。周苗苗的脸有些红,过来和我握手。我看见她的眼睛里泪汪汪的。我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心跳得紧,手有些发抖。周苗苗笑笑,过来坐在我的旁边,这时大家就在旁边鼓掌,王涛甚至还吹起了口哨,引得门厅里的保安伸着脖子向这里看。

哪里治疗小孩痫癫病
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较好
癫痫病哪里治疗效果好

友情链接:

青黄沟木网 | 地暖地砖 | 渭南公司 | 上海挤塑板 | 甲苯硝化 | 男人阴茎正常长度 | 细胞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