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蓝色美瞳图片 >> 正文

【客栈小小说】钥匙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刚刚大学毕业的小齐,被临时安排在企业劳人处实习,与他对桌的是该处人事调配员老蔡。本来上级的意图是让小齐和这位老同志学些本事,可一个月过去了,他丝毫没有学到什么本事的感觉,很多事反让他感到迷茫和不适,尤其让他不解的是,老蔡那把开卷柜的钥匙,像魔方一样变幻莫测……

周一一上班,办公室急匆匆进来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师傅,看他表情和满头的汗水,知道他一定有急事。

“有什么事吗?”老蔡漫不经心的问着。

“哦,是这样,我老伴得了冠心病刚刚出院,医生一再嘱咐晚上病人跟前不能离人,我目前工作是倒班,车间领导得知我的情况后,已经同意为我调个白班,这不还需要你这盖个章。”老工人一副祈求的目光。

“这……行吧。”老蔡摸着裤兜好像找什么。

“哎呦!糟糕,放公章的卷柜钥匙忘在家了。”老蔡给人的感觉也很着急。

老工人依然是那渴望的眼神,似乎想着事情还有什么转机。

“别等了,我总不能为你专门往家跑一趟吧?”

老工人失望的走了。

第二天一上班,老工人顶着雨就来到了劳人处,等了一会儿,老蔡走了进来。他边脱着雨衣边说:“为了你的事,昨天一回家就把钥匙提前放在裤兜里了,这不……哎呦,糟糕!这早上一下雨,那条装钥匙的浅色裤子没穿。又抱歉了。”

老工人悻悻而去。

第三天一上班,进来个年轻人,而且很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了老蔡的椅子上,这让老蔡很不高兴。

“有什么事吗?”老蔡带着怒气。

“当然有事!”年轻人没把他放在眼里。

“有事说事!老蔡声音有些加大。

“这事马上有人和你说。”年轻人底气十足。

“叮叮——”电话突然响起。

“喂,我是公司老程啊。”

“啊!程老总吗?什么事劳您大驾?”老蔡一副诚惶诚恐的神情。

“是有事,现在找你的那个年轻人是我的外甥,他想调到销售科工作,请你帮助办一下。”

“好的,好的。”老蔡一下变得如同温顺的女子。

小齐听得清楚,来电话者正是公司主管人事的副总。

放下电话,老蔡从青年人手里接过申请,开好人事调转单,从办公桌左边第一个抽屉里拿出卷柜钥匙,取出公章盖好,真是麻利快,不到五分钟,全部手续办理完毕。小齐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心情。

就在脚前脚后,老工人走了进来。小齐暗暗为老工人庆幸,这回总算没白来。

“今天能办了吧?”老工人依然急匆匆的样子。

“这……这……”没有心理准备的老蔡一下还没找到合适的语言回答。

一旁的小齐有些纳闷,转念一想,肯定是人岁数大了有时容易犯糊涂,他两步跨到老蔡桌前,一下从抽屉里拿出了卷柜钥匙递给老蔡说:“是不找这个?”

“你知道什么?是那把钥匙吗?管好你的事得了!”老蔡一副恼怒的面孔。

“干吗那么凶?”本来认为能得到夸奖的小齐碰了一鼻子灰觉得很委屈,但他似乎真的看明白了其中的玄机。

这让站在一旁满怀信心的老工人又泼了一头冷水,他是那么的无奈,突然,他一屁股坐在了老蔡的椅子上,嘴里嘟喃着:“今天不给我办我就不走了。”

“那你就坐着,我正好要去开个会。”说罢,老蔡走了。

因为小齐从头至尾看到了这件事情的经过,这让他有了恻隐之心,他终于看明白了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他凑到老工人跟前,和老工人耳语几句,然后,把写有老蔡家住址的一张纸条交给了老工人……

当老工人再次来时,老蔡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一切都办的那么顺利,但老工人的脸上只是掠过一丝不不易察觉的苦笑,而老蔡却哼着小曲,坐在了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点燃了一支软包大会堂,他是那么的惬意……

第一次癫痫病大发作
小孩颠痫病能治好吗
宝宝癫痫怎么确定比较好

友情链接:

青黄沟木网 | 地暖地砖 | 渭南公司 | 上海挤塑板 | 甲苯硝化 | 男人阴茎正常长度 | 细胞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