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红松木材 >> 正文

【丹枫】小人物(中篇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钟声响起来了,这是他非常熟悉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他就会从床上爬起来,然后开始跑步。他顺着这个城市新建的一条大道,整整跑一圈,然后再跑过来。沿着晨曦送给他温柔的阳光,吸收过大自然甜美的空气,路过路边小摊的时候,不忘坐下喝一碗鸡汁豆腐脑,急急忙忙地赶到综合楼办公室内,开始一天悠闲的工作。

他每天都工作在这个灰色的大楼内,勤勤恳恳孜孜不倦工作。匆匆忙忙地来,匆匆忙忙地去。也许他并不认识这里许多人,也许所有的人都不认识他,他就是这个神秘大楼的一个最平凡最不神秘的一小人物。

只有在这里把门的保安认识他,他从大门里进来的时候,习惯有礼貌地朝保安们点点头。这也是保安们认识他的理由。因为所有在这里工作的人,从保安身边经过的时候,大部分的人都昂首挺胸,不屑一顾。只有他显得那么谦虚,那么有礼貌,从这里经过的事后总微笑着朝他们点头。

能够在这个神秘的大楼里工作,确实让那些生活在基层的人们羡慕的很。这座神秘的大楼很平凡的小县城里,就是权力的象征。

黄良是所有一般人中的不一般的人,因为他确实没有什么背景。只是辛辛苦苦的考了三年才考上的公务员,为了在这里上班,他连续三年推迟结婚。孜孜不倦地复习查阅了各种公务员考试资料,拜访了那些以前考进公务员的各种前辈们,终于实现自己的梦想了。

当他一腔热血来到这个神秘大厦的时候,许多事实和你想象的不一样。这里没有激情,一切都要按规矩办事。这里的规矩让他目不暇接,真不知道这里隐藏过什么样的命运。他一开始彷徨,后来又开始疑惑,但最不得已安下心来。有些事情毕竟需要按部就班,按部就班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情。

他开始学会了应酬,开始学会各种阴奉阳违的话。他在其中微笑的面皮下隐藏了很多不屑的恼恨。激情没有了,每天都会做同样一件事情,每天都会做不同样的一件事。

今天和往日不一样,今天刚到办公室,突然领导到办公室来找他。这事让他感到有些奇怪。领导从来不注意像他这样的小人物,今天为什么突然来找他呢?是不是在自己在酒后多说了什么?他开始惴惴不安。

从综合楼到领导的小院子有一段路。虽然这个几率不是很大,但对他来说,这是第一次踏进这个小院,像很多人对综合楼感到神秘,综合楼里的小人物,对这座小院也感到很神秘。

他真的不知道,今天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但是有句俗语让他觉得有些心安,是福跑不了是祸躲不过,他硬着头皮敲响了领导的办公室门。

黄良第一次来到这个神秘的办公室里,一下子被里面的气派和豪华震慑住了。他开始有点腼腆,心里像跳动的小兔,怯生生地看着这位风姿卓越的女领导。关于这个美女的背景,关于这个美女的魄力,那毕竟是传说,黄良离美女最近的时候,还是坐在会议室的听众席上,这么漂亮的女领导在台上夸夸其谈,从那个时候,他就感到领导的魅力。

女领导看了看黄良,非常自然地笑起来:“黄良同志,听说你是个才子,很想和你谈谈。工作总是忙,没有机会。今天刚好我有点空,就把你叫来了。不要拘束嘛。我们随便谈谈。”领导的笑容依旧是那么迷人,很自然的微笑,是那么有感染力。

黄良坐在女领导身边,女人身上特有的香味刺激了他的神经,他真的不敢有别的想法。但是又不得不有别的想法。他真的不知道领导要找自己谈什么,像他这样的小公务员,在整个大楼里多的是。也许大家都不知道谁是谁,大家都认识领导,领导也不见得认识大家是谁。

领导看了看黄良,他们在一起谈了很久。谈工作,谈这个县城的未来发展,谈自己的理想和前程。大部分时间是领导在谈话,大部分时间是黄良在听,其实挺好的,这就是一种氛围。

在黄良正在揣摩领导意思的时候,美女领导突然站起来:“我们单位有你这样的人才,我感到高兴。像你这样既有文凭又有才华的人不应该总坐在小办公室里,那样是浪费人才。现在有个机会,那就是到村里当第一书记。我看到了你那个报告文学,写的很好啊,你就到那个村里当第一书记吧。”

黄良终于明白,领导找自己来的意思,就是要自己到村里当第一书记。到村里当第一书记是也很多人想争取的事情,黄良从来没有想到过这样的事情,他知道里边的规则,什么时候也轮不到自己去干长脸的事情。第一书记的工作完成后,大部分回来的干部是需要提拔的。难道自己的机会真的来了吗?

女领导看了看黄良:“黄良同志,你有什么意见呢?”

黄良马上站起来,在领导面前毕恭毕敬,这是他在综合楼里学到的基本常识:“服从组织安排。我什么时候出发?”

领导笑了:“我就知道黄良同志是服从大局的人,看到你这样的表现,我很高兴。所有的第一书记都要进行一个受欢迎会议,欢迎会结束后,我会亲自送你到村里去。”

听到这样的言语,黄良有点受宠若惊了。领导亲自开车送自己去,这是对自己多大恩惠呀?他从来没有敢这样想,在机关办公室内,这几年他兢兢业业,小心翼翼,但从来没有引起领导们的重视,难道自己转运了吗?

四月的春风刮起来让人十分惬意,小区里的灯光依旧亮着。黄良从自己的出租屋里走出来,心里觉得有些惴惴不安,马上都到农村去,其实应该说回去更加贴切,他本身就是个农民的儿子,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到现在还在地里劳动,他是村里唯一走出来的公务员。在他们村里,黄良是所有人的榜样。他想起了每次到村里的时候,村里的头面人物都亲自到村外来接,那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啊。

明天又要回村子里了,这次回去大家怎么会看自己?从小区里走过来,街道两边的路灯亮起来,在小广场旁边,夜市已经开始摆起来。他走到一个烧烤摊前,刚坐下来,一个漂亮的姑娘就坐在他的身边。

漂亮姑娘突然看了黄良一眼:“你不是宣传部的黄良吗?”黄良有些愕然,重新打量了这位有点熟悉的美女。美女长发披肩,穿着杏黄色的旗袍,漂亮的脸上留两个小酒窝,说起话来一口洁白如玉的白牙露出来,她的声音是甜美的。

姑娘笑起来:“你不认识我呀?我就在你对面办公。我是统战部的,我叫刘蕾。”

黄良想起来了,宣传部的对面就是统战,自己下班的时候,好几次和这位美女在电梯里相遇。他们从来没有交谈过,因为工作不同,他们也没有什么交际,今天在这里相遇纯属偶然。

刘蕾很大方地坐在黄良身边:“我可认识你呀,你是咱们综合楼有名的大才子。我在刊物上看过你的报告文学了,写得挺感人的。”刘蕾侃侃而谈,说话既优雅又温柔。

他们两个在一起喝啤酒,两个人在一起谈起了文学。这让黄良感到惊喜,没有想到刘蕾也是一位文学爱好者。两个人一起讨论了当下的网络文学,刘蕾告诉黄良,自己是一个驻站作家。

两个人的谈话越来越多,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很晚的时间。到要结账的时候,刘蕾竟然抢先买单了。

送刘蕾回家的时候,他们并肩走在人行道上,安静的街道上已经没有行人,辉煌的路灯下两个年轻人一边走一边讨论着各自的话题,偶尔出租车司机在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按按响喇叭。

晚风轻轻的迎面而来,路上的落花被微风吹动起来,滚动的来到他们的脚边。姣洁的月亮挂在天空上,似乎在静静听他们在轻声说什么。黄良感觉时间过得好快,很快,刘蕾家的小区到了。

刘蕾优雅地和黄良道别,黄良看这位漂亮的姑娘消失在县城里最高档的小区内,他有点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回味着刚刚过去的一切,依旧觉得自己还在梦里。站在原地,空气中还残留着姑娘留下的身上的芳香,黄良突然想:“这不会是天下来的神仙姐姐吗?”

领导没有忘记自己的承诺,亲自开车去送黄良。黄良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领导身上传来的香味让他窒息。如果不是领导,这位漂亮的中年妇女一定更加有魅力。但毕竟是领导,只要是领导,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在一个普通的公务员眼里就是一座山。这座山是那么的高大,让他们无法逾越。

路上他们的谈话不多,领导放了一首音乐,这些音乐是很高雅的一种,让人听起来是那么有趣。黄良竟然在音乐中睡着了,街道一阵很刺耳的喇叭声响,黄良才从梦中惊醒。

原来两个穿着邋遢的男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车停下来。车的前面站着两个流浪汉。流浪汉们的眼神里带着一种挑衅的眼光。

黄良马上下车和他们交涉:“老乡,怎么回事呢?为什么要拦车。”

黄良还没有反应过来,流浪汉一下子抱住黄良:“是你小子啊!贪了不少钱吧,坐这么好的车,还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另一个流浪汉看着车里面的领导:“真漂亮,你小子赚大发了。”

黄良赶紧拦住他们,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两个人的话肆无忌惮,满嘴跑火车。他们是谁呢?干嘛说这样的话?黄良一点不理解。一个流浪汉,有些不满意的:“你小子发家是不是不认识这些穷爷们?我是大马,这个是粪草。”

黄良突然发现他们就是自己的发小,他们竟然穿成这样,黄良心里有些悲哀。刚要说什么?两个流浪汉要领导从车上下来。

黄良马上制止住他们:“你们怎么还这样?不要胡说八道,这是我的领导。”

大马诡异地看着领导的脸:“当然是人家是当家的啦,现在家里哪个女人不是领导?”粪草眼睛色眯眯地看着领导。

领导感到很生气,真没有想到会遇到这样的无赖。但是确实没有办法,只有摁响了喇叭。催黄良上车离开这里,黄良把两个人拉到路边,然后自己上去车。

还没有等黄良坐稳,车就开始起跑了。黄良心里咯噔一下,觉得自己惹祸了。车子一直向前走着,黄良红着脸:“领导,您不要见怪。农村人都是这样。”

领导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我怎么会跟他们计较呢?我难受的是他们现在的状况,接下来你的任务更加重了,你看见了吗,这就是你们村的村民。”

领导不愧是领导,尽管心里有很多不高兴,在言语里总是表达不出来。但是黄良觉得今天的运气很差,怎么就遇到这两个不着调的东西呢?这两个东西会影响自己的政治前程吗?领导嘴上虽然说不在意,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黄良真的不敢想象。

正当黄良惴惴不安的时候,黄家村到了。

黄家村当支书的是自己本家四叔,早已在村委会等待着他们。黄支书看见他们到来,非常热情,在村里的饭店里好好招待了他们一顿,领导走的时候千嘱咐万叮咛,最后还是依依不舍地离开。临走的时候,让黄良感到万分受宠的是领导竟然拉住了他的手:“好好在这里干,一定想办法把这个村子的穷帽子摘下,这是你的任务,也是我们单位的任务。”

美女领导走了,黄良一个人留在村子里。四叔给黄良倒了一杯凉茶,然后坐下来看黄良:“听说上面要派第一书记,我在心里七上八下的,还好啊,来的是你,你的好运来了,在这里干一年,回去就要提干,这是好事情啊。”

黄良看了看村里简单的摆设:“咱们村还是这么穷吗?”

四叔叹了口气,看了看外面那些低矮的房子:“村里没有出路?一点经济基础都没有。哭穷又怎么着?现在村里光棍多,闲人多,有钱人少,干事的少。别的村农闲的时候都出去打工,咱们村的人闲惯了,谁都不愿出去的。”

黄良皱起了眉头:“有什么办法把大家的积极性调动起来呢?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呀。”

四叔看一眼黄良:“你还真想改变村里的面貌吗?我跟你说句掏心窝里的话,改变不了。咱们这个村是祖辈传,没办法,你既然来了,就在这里安心住下吧。在这里熬过一年后,我会给你写好评的,然后回到城里继续坐办公室。”

晚上回到家里的时候,父母从地里还没有回来。他坐在院子里等待父母回。到了很晚的时候。老两口一前一后才进了院子,抬头看见儿子坐在那里。老爸眼睛里流泪:“听说你回村子,是不是犯错误了?”他们把农具家伙放在屋檐下,然后找了个板凳坐在儿子身边:“我嘱咐你多少次。咱们是农民出身,就是当了官也不能忘本,绝不能贪国家一分钱。”

黄良有点哭笑不得:“爸,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在下村扶贫,我的工作关系还在原来的单位。”妈妈有点不高兴了:“听说当一年第一书记回去都要提干,这是好事,怎么到你爹嘴里都成了坏事?咱这有这样的机会,咱们应该高兴才是。”

爸爸掏出一根烟,自己点着,开始抽烟:“到咱们村里扶贫,咱们村是什么样的呀?能有成绩吗?要是没有成绩回去怎么跟领导交代?听说你们领导来了,我想跟他说说话。”

妈妈撇了撇嘴:“你以为你是谁呀?一瓶不满半瓶咣当,还和领导说话,就你那水平就知道在我面前瞎咋呼。”

黄良看了看他们:“领导已经回去了,人家工作现在很多。把我送到这里已经是很照顾我,你们累了吧?我到厨房给你们做饭去。”

黄良站了起来,转身走进厨房。

老年癫痫病的六大因素
洛阳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
癫痫发作时为什么口吐白沫

友情链接:

青黄沟木网 | 地暖地砖 | 渭南公司 | 上海挤塑板 | 甲苯硝化 | 男人阴茎正常长度 | 细胞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