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关爱留守儿童文章 >> 正文

【流年】夜来风雨声(中篇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三只拦路虎!”钟祺冷峻的目光中透着一丝幽默。“新世纪第一年,60所开局不错啊!”

黄汉麟将所长说的三只拦路虎按轻重缓急排了个队,一、勤自励撂挑子。二、特冷厂罢工。三、空调厂停产。

“汉麟,打虎的任务就交给你了!”钟祺信赖地看着黄汉麟。“给你一周时间,我要知道事情的起因、近况及处理意见。一月之内,这三件事必须解决。”

钟祺去年冬天才就任60所所长。他原是本市另一家兄弟所的副所长,曾在俄罗斯进修过三年。60所的专业是低温电子,而钟祺在大学里学的是俄语,对低温并不是很懂行。但他为人端方厚重,为官清正廉洁,深受上级赏识而膺此美任。黄汉麟是低温专业的高材生,大学毕业即在60所工作;后因胆识过人、才干出众而被提拔为研究室副主任。钟祺到任后,慧眼识英才,擢升36岁的他为主管科研生产的副所长。

“你在60所待了十几年,对下面的情况不可谓不了解,相信你会给我一个满意的处理方案。”钟祺眼里充满了信任和期待。

“放心吧,我这就去办。”黄汉麟简洁地说。他的表情平静坦然,全无惧色。

天阴漠漠,空中飘着细如尘埃的雨丝。春寒料峭,阵阵凉意扑面而来,激得人的头脑如水一般清澈。

黄汉麟骑车去生活区找勤自励。虽说所里的两辆小车也可供他调用,但他还是习惯骑自行车。在快节奏的城市生活中,骑车倒不失为一种运动。

勤自励是军品攻关项目180元的课题总负责人。军品课题是为国家武器装备配套的预研项目,是全所科研生产的重心;攻关项目更是重中之重。勤自励撂了挑子,180元完不成任务,60所的军工地位必将受到影响。

60所是家军工所,它的主导产品是微型及小型制冷机,为军用电子器件提供冷源。180元其实是微型斯特林制冷机的一种,因用来冷却180元红外探测器而得名。勤自励是一室,即斯特林制冷机研究室的高工,搞了十几年斯特林制冷机,是所里少数几个不可多得的技术骨干之一。他撒手不干,唯一可以接替他的只有一室副主任马保毅。但马副主任手上也有一个同等重要的军品课题,脱不开身。无论如何还是要说服勤自励消除心头的疙瘩,重新担此重任才好。

黄汉麟骑到生活区,正好看见勤自励在楼下训练儿子走路。黄汉麟叫了他一声。勤自励稍一分神,儿子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勤自励的儿子五岁了,因患先天性脑瘫,至今还不会走路。勤自励这次摞挑子,跟他儿子有直接关系。

“小勤,雨天还带孩子下来!也不怕冻着?”

勤自励搀起儿子:“毛毛细雨怕什么?我就是要在这种天气下锻炼他!”黄汉麟握握孩子瘦得像鸟爪一样的小手,欲言又止。

勤自励道:“黄所长,我知道你的来意!但你看看我儿子这个样子,我还有什么心思搞课题!”

“你爱人不能请假照顾孩子吗?”勤自励的爱人是三室的工人。

“请假?!他们三室你是知道的,请一天假扣20块钱呢!不像我们一室,考勤自由,我可以边上班边教孩子。”

“但是180元离不开你啊……”黄汉麟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

“我儿子更离不开我!我把他生下来已是很对不起他了,我总不能让他一辈子弱智吧!”勤自励说罢已是清泪盈眶。

“小勤,你这种心情我理解。但你是男人,男人当以事业为重;照顾孩子一类的事可以交给女人去做嘛。”

“我是男人?!哈、哈、哈……”勤自励悲愤地笑了几声。“黄所长,不瞒你说,我这个男人挣的钱还没我老婆多呢!我老婆虽说是个工人,但她一年奖金七、八千!而我这个攻关课题的总负责人,一年的收入比室里某些闲着没事的高工也多不了几千块钱!我们家需要钱啊,这几年给孩子看病花光了我所有的积蓄,现在还背着几万块钱的债呢!”

黄汉麟沉默了。由于体制的原因,60所分配平均、科技骨干待遇普遍偏低已是不争的事实,并且成了制约60所改革发展的固疾顽症。

“我不干180元,也少拿不了多少钱。但我可以把时间花在孩子身上,培养他生活自理的能力。”勤自励摩挲着儿子的头说。

黄汉麟已完全清楚了勤自励丢下课题的用意,既有照顾儿子的原因,也是对自己收入低微的一种渲泄、对所里分配不公的一种抗议。他想了想,说:“小勤,如果所里解决了你的家庭困难,你会一如既往地担起180元的重任吗?”

勤自励将信将疑地看着黄汉麟:“我会的。毕竟我是吃技术饭的,斯特林制冷机是我的第二生命!”

黄汉麟拍拍他的肩膀:“那好。这几天你就安心照顾儿子吧。等事情有了眉目,我再来找你。再见!”

黄汉麟走进特冷厂的大门,在床子边聊天打扑克的工人们呼啦一下子全围了上来。

特冷厂有着光荣的罢工传统。建厂以来,这是他们第四次自发性罢工。头两次是他们对前任厂长独断专行、任意扣减工资的霸道作风强烈不满,第三次是所里涨工资不给他们涨。这一次情况更严重,厂里已有三个月没发工资了!

60所依托低温优势,建了两个民品厂,即特种制冷设备厂和汽车空调器厂。特冷厂顾名思义是生产特种制冷设备,即本所研制的小型制冷机的。但因小型制冷机的批量太少,整机的销售权又掌握在各研究室手里,每年十几万的零部件加工任务根本填不饱肚子,他们只好靠对外加工维持生计。由于机加行业利润很薄,他们揽的活又有限,再加上三角债的困扰,特冷厂入不敷出,时常亏损,厂里的平均工资比全所低两三百元,还不能按时发放。这次闹到山穷水尽、开不出支的地步也不足为怪。

“反对拖欠工资!”

“我们要工资,要吃饭!”

“让全所也停发三个月工资!”

“不发工资,绝不开工!”

工人们乱哄哄地嚷着,喊着。他们相信罢工的力量,只要大伙都不干活,所里就会妥协,把这三个月的工资发给他们;正如前几次所里撤了前任厂长的职,并把工资给他们涨上来了一样。

“大家不要吵,不要吵!”黄汉麟高声喝住众人。“请一个人代表大家说。俞峻,你是副厂长,你来说!”

现任厂长控制不住局势,已称病几天没来上班了。俞峻三十出头,工人出身,夜大本科毕业。因设计能力出类拔萃而被破格提拔为技术副厂长。作为自学成才的典范,他在工人中享有很高的威信。

“黄所长,大伙的要求很简单,也很实际。”俞峻说。“所里把这三个月的工资发了,他们立刻开工。”

“可是承包合同上写得很清楚,特冷厂和空调厂的工资自己挣,所里不管啊!”

60所一所两制,多数研究室、机关、后勤的工资由所里发,两厂、三室、十一室单独核算,自负盈亏;所里只提供设备、厂地,但不负担工资。

“特冷厂从去年秋天开始,就一直亏损;现在帐上只有几千块钱,怎么发这百把号人的工资?!”俞峻激愤地说。“60所是特冷厂的父母,儿女们没有饭吃,父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饿死吗?”

黄汉麟沉默良久,问:“那你告诉我,特冷厂为什么亏损?”

“有管理的原因,也有市场的原因;但主要还是管理的原因。”俞峻显然对这个问题做过一番思考。“厂里的弊端概括起来两句话:分配不公,苦乐不均。用工人的话来说,就是干的不如看的,看的不如掏蛋的!”

黄汉麟用目光鼓励俞峻接着说。

“特冷厂是60所的儿女,儿女的缺点和父母一脉相承。可以说60所就是一个大的特冷厂,厂里亏损的原因和所里搞不好的原因如出一辙。”

“好,说得好!”黄汉麟不禁拍手叫好;工人们也报以一阵骤雨般的掌声。“俞峻,如果让你来当特冷厂的厂长,你能扭亏为盈吗?”

“我?”俞峻意外地愣了愣神,随即坦然道。“这得看你给我多大的权力。”

“你想要多大的权力?”

“我一人说了算!”

“哈、哈、哈……”黄汉麟纵声大笑。“你就不怕工人们罢工轰你下台吗?”

俞峻自信地笑道:“不会的,工人只要有一份满意的收入,他们就不会罢工!”

“我们拥戴俞峻当厂长!”

“俞峻一定能救活特冷厂!”

“俞峻当厂长,我们绝不罢工!”

工人们纷纷对俞峻表示支持。

“看来你的呼声蛮高的嘛!”黄汉麟望着俞峻笑道;旋即对工人们说。“同志们,特冷厂的困难,所领导早就装在心里了!但研究对策有一个过程,请你们不要着急!拖欠的工资所里会解决的!至于大家提议俞峻当厂长,我一定如实向所长汇报。大家不要灰心,我们有全所最新的厂房、最好的设备,有所里的全力支持;更主要的,是有我们这一百多位积极肯干的同志。特冷厂一定能绝处逢生!”

空调厂就在特冷厂旁边,两间白墙灰瓦的大平房。厂房里十几台设备都蒙着一层塑料布,塑料布上落满了灰尘。陪同察看的空调厂厂长调侃道:“我这里倒没人罢工,因为他们无工可罢。七、八十个人多半下岗回家了。少数几个人在厂里值班、做点零活,每月拿四五百块钱工资。”

黄汉麟问:“回家的人有钱吗?”

“技术人员一分钱没有,工人发两百多块钱生活费。”厂长苦着脸道。

六年前,60所贷款五百万建了一条年产两万台的汽车空调器生产线,走多品种、少批量、异型车的路子,也曾红火过几年。但从九十年代末开始,中国的汽车工业进入了残酷的洗牌阶段,小型的、不知名的汽车厂家纷纷倒闭。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曾是自己最大客户的两家杂牌汽车厂相继破产,空调厂一下子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境地。接着,私人汽车空调器厂又以高额回扣拉走了他们仅剩的一点客户,空调厂无米下锅,只得全面停产。

“你们现在都做些什么活?”黄汉麟看着三个正在床子边干活的工人问。偌大的车间只有这几个人干活,显得格外空旷和冷清。

“给私人汽车空调器厂做点配件,还有维修什么的。”

“目前你们最大的困难是什么?需要所里帮什么忙?”

“空调厂现在既无资金,也无市场,想翻身怕是痴人说梦。我们无力回天!唯一能指望的就是所里;所里最好把它撤销,人都打散,分到各个研究室去。”厂长的语气悲壮得像是一个弹尽粮绝的士兵。

“《国际歌》第五句是怎么唱的?”黄汉麟冷不丁问道;厂长摇摇头,茫然不解。“‘从来没有什么神仙救世主,全靠我们自己救自己。’各个研究室现在都人满为患,不是高精尖的人材,一个也插不进去!空调厂不能就这样垮了,你们要想办法自救,所里会在政策和资金上支持你们的。”

“可我想不出什么办法自救。”厂长悲观地说。

“天无绝人之路。”黄汉麟若有所思地说。“也许,给其他汽车空调器厂做配件就是个好办法。”

两天后,黄汉麟拿出了一份书面调查报告,并详细地向钟祺所长谈了自己的处理意见。钟祺沉思良久,说:“你的总体思路是好的,我认为可行。但这么大的事,不能光我们俩说了算。汉麟,你准备一下,明天开党政联席会讨论。”

60所的行政科研大楼是一幢宽扁的碑形建筑,共十二层,地面十一层,地下负一层。机关在前三层,上面为研究室。一楼门厅正中悬着一块金匾,上面隶书“吏不畏我严而畏我廉,民不服我能而服我公。公则民不敢慢,廉则吏不敢欺。公生明廉生威”这是钟祺最喜欢的官箴,他叫人挂在这儿,以示警戒。

党政联席会在二楼中间的第一会议室举行。参加会议的有所长钟祺、所党委书记兼分管基建后勤的副所长康茂廷、副所长黄汉麟、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梁衍。另外,所党委委员,一室主任未骞、十二室主任焦弘尧也列席了会议。

钟祺主持会议。他说:“在电子系统48个研究所当中,60所的经济效益不是垫底也是倒数第几!我们为什么搞不好?得从管理和体制上找原因。说穿了就是要改革!当然,60所喊改革也喊了十来年了,但都是雷声大,雨点小,没有涉及到实质问题。现在矛盾集中爆发了!重点军工项目的课题负责人摞了挑子,两个民品厂罢工的罢工、停产的停产,都已陷入瘫痪。我们应该以解决这三个问题为突破口,拉开60所深化改革的序幕!”

康茂廷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他对钟祺并无好感,一个对低温一窍不通的人哪能领导好一个低温研究所!去年换届,他当所长的呼声最高。他是老60所的人,搞了一二十年低温技术,当了八年副所长,论资历、论水平、论威望,所长宝座都应归他。但上级偏偏从外面调来一个学俄语的钟祺,也不知他们是怎么想的!尽管上级任命他为60所党委书记,钟祺又聘他当副所长,他心里仍不能释怀。

黄汉麟简单说了一下他调查到的情况,接着提出了自己的处理意见。

“勤自励的困难在于他没有时间和金钱照顾他生病的儿子。如果让他老婆下来带孩子,那他家的收入将减少一半,他肯定不干。所以我建议所里给他老婆发全工资和平均奖,让她专门在家带孩子,以消除勤自励的后顾之忧。”

“什么?!不上班给发工资,还有奖金?”康茂廷愕然道。“这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小孩癫痫发作的原因
癫痫患者在发病时怎么处理
后天的癫痫能治好吗

友情链接:

青黄沟木网 | 地暖地砖 | 渭南公司 | 上海挤塑板 | 甲苯硝化 | 男人阴茎正常长度 | 细胞生物